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校长室门边的一地红纸屑


――不是同人 不是同人 不是同人
――也许是个大flag
――脑洞过大的产物,自娱自乐

汝默想炸学校。
这种想法在他考推荐生之前就在他脑海里盘旋――当然,他最后没考上。
没有考上推荐生的汝默依然想炸学校。
这件事本该被埋藏在记忆深处,但,如今他已经进入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因此我再说什么都不会对已有的事实造成不利影响了。
……或许某人还是会因为这个倒霉吧,不过那就不是我们所能够――或者想要――管的事情了。

汝默的成绩好得吓人,因而被拉去开小灶。
当然啦,顶尖学生们的补习……并不是补习。
他们在我们忍受喋喋不休的物理老师的时候(没错、没错,谁能想到临近中考的自习还会被占呢)在一间有空调的房间里写作业。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房间外的气氛。
在他们第一次走进这个教室之前,走廊里黑洞洞的无一盏灯,虽是盛夏仍能感到丝丝寒意渗入肌肤。教室门上贴着封条,负责老师拿着钥匙走过来开门,眼镜片闪着诡异的光。
要不是那个老师咧开嘴用大白牙闪了这群尖子生,估计他们就被吓得当场跑路了。
不过顾及到汝默在场……大家群殴老师破门而入的可能性大概更大吧。
后来没了封条和诡异的光,黑暗依旧。甚至比那几幢废弃宿舍里还要黑――天啊,真不知道学校到底穷成了什么样。
要知道这群尖子生不仅学习好,搞事的本领也是一流的。也许是因为这个,他们的自习课组成大概是六分之一的说教和六分之五的写作业。而对于汝默和他的年级第一基友――或许其他人也这么干了――是百分之百的写作业。
潜移默化总会是有用的。我和其他组员们非常担心汝默以后再也不搞事了,变成学校领导们想看到的那种尖子生。
小灶依然在进行着,汝默说了两次经历之后也不再说了。他每次下自习回班时总是笑得很开心,大抵是因为又旷了物理课,以及写完了作业。
没有去废弃宿舍楼探险、没有探索密道,更没有关于炸掉校长室门的讨论。日子一天天过去,汝默没有再提要搞事,似乎那些说教真的对他起了作用。而我们,也不知道主任到底对他们说了什么,能让汝默变得如此低调。
既然不是尖子生,就不要去操心尖子生的事。我这么告诫自己。他们变懂事愿意被束缚在条条框框里那是他们的选择,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他不搞事,我们可以继续搞。

对汝默变得按部就班的气愤和惋惜一直持续到了毕业典礼。那天阳光正好,好得有点刺眼。我眯着眼,却在朦胧中看到了主任的身影――他为什么不去操场上?典礼快开始了,他还特地穿上了撑场面的蓝色外套。
可是当我将视线向下转移时,我发现了一抹红色。
我回头,汝默正冲着主任远去的方向微笑。他用中指托了一下眼镜,镜片上闪过一抹诡异的光。
在学生代表朗诵诗歌――假如那种煽情的东西可以算做诗的话――的时候,我和汝默像往常的升旗仪式那样吐槽。
我们笑得很开心,而与此同时,全操场上的人都听到了噼里啪啦的鞭炮声。
那是从办公楼传来的鞭炮声。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