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小天狼星生贺
饥饿游戏AU

私设:十二区是有休息日的。西里斯的家在夹缝地带,属于富人区布莱克家所不承认的一个旁支。

“让我们一同举杯——”詹姆挤眉弄眼,模仿着国会区的可笑口音,“庆祝咱们这一级就算被抽中也能获胜但是最终平安度过他人生中最后一个收获节的西里斯.布莱克生日快乐!”
三人举起脏兮兮的木杯碰了一下,杯中是老板娘提供的劣质白酒。
“得亏今天下午不用下矿, ”西里斯翘着腿靠在椅子上,“真是巧了。”
“我们待会去哪?还是大脚板家?”莱姆斯仰头喝掉杯中的酒,问道。
“这个嘛……我们可以先去喝点热汤。”詹姆挠了挠自己的一头乱发,“然后去趟林子,昨天的陷阱该有收成了,我们可以用一半猎物给大脚板换个小蛋糕。再去看看灌木丛有没有长着残余的浆果——当然啦,没毒的那种——有就摘下来跟伊夫迪恩家的小姑娘换点羊奶酪。”
莱姆斯挑眉。“跟去年一样,除了老板娘终于肯卖给我们酒这一点。”
“计划总比变化快嘛。”西里斯耸耸肩,“去年,同样的计划最后变成了把叉子扔下池塘游泳。”
“谁让你瞎提生日愿望的!”詹姆不满的嚷嚷道,“亏得我真的给你准备了礼物!”
“……那礼物呢?”西里斯警觉地盯着詹姆。
“没了!都过去一年了!”詹姆理直气壮。
莱姆斯咳嗽两声。“下一项——去喝汤。”
———————热汤做的分割线———————
三人灵巧地穿过铁丝网,抵达他们前些天设的圈套。
“啊哈——兔子,还有松鼠。今天晚上家里的炖菜有料了。”西里斯解着绳索,头也不回地继续道“叉子,你把我们藏着的钓竿拿出来,待会去你冬泳过的池塘里钓鱼。”
西里斯将猎物串成一串拎在手里,一回头却看见莱姆斯拿着钓竿。
“……叉子呢?”西里斯一头雾水,“不是让他去拿钓竿吗?”
“Ta——da!”詹姆从纠结的灌木丛中探出头,高高举起右手中的一条插满飞刀的皮带。“去年的生日礼物,我又从治安警那搞了几把。你知道的,那个很好说话的红发男。去年你的刀就已经够旧的了。”
“噢尖头叉子,你真是太好了……”西里斯十分配合地作感激状,“……那你为什么不去年就送我?”
“谁让你们把我扔进水里的!”
“大脚板,待会你可得用这套刀打一次猎,我和詹姆软磨硬泡了好半天那个治安警才肯给我们。”莱姆斯眼带笑意,“我们三家也好久没加餐了。”
———————————飞刀做的分割线———————————
西里斯一把接一把地抛出飞刀,但凡被他看到的猎物便难逃死亡的命运。冬季的防护林少有猎物,但出现的猎物都已经在秋天攒了一身的膘。它们多数都背部中刀,少数被刀尖精准的洞穿了眼睛。
三人坐在湖边给兔子和松鼠剥皮,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这次居然没出什么意外,”莱姆斯笑,“要知道往常不管我们谁过生日总要出点什么意外的。”
“不,我们这次要玩一把大的。”詹姆露出坏笑,“不如我们今天晚上进林子看星星——生在十二区竟然没夜游过防护林?不正常不正常。”
“叉子你可冷静一下吧。”西里斯一脸嫌弃地堆放着猎物们,“你可是一整天都没陪莉莉了啊,革命已经成功也不能停止努力。”
“我已经跟她说好了。”詹姆一脸得意。
“……闪瞎狗眼。”
“大脚板你把自己也骂进去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是大犬座最亮的那颗星星。”
“对啊,这是个双关。”西里斯一脸理直气壮。
————————兔皮做的分割线——————
波特家,布莱克家和卢平家(现在还加上了伊万斯家)总会在孩子们过生日的时候聚餐。四个少年分食了三只松鼠换来的小蛋糕,四对父母则分掉了一大盆炖菜——包括兔肉、松鼠肉、一点水边挖来的凯特尼斯根和两条巴掌大的小鱼。无论如何,这比黑市的大杂烩好吃了太多。
“莉莉,你今天一整天去哪了?”西里斯问道,“你也是打猎好手啊。”
詹姆对莉莉眨了眨眼,莉莉捂住嘴笑了起来。
“啧……女孩啊。”西里斯晃了晃脑袋,装作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正好今晚是月圆之夜。”莱姆斯开口打断他们半干不尬的交流,“不用打火把了,这样几乎不用担心被治安警发现。”
闻言,三人向窗外张望。天穹果然已经染上深黛,月朗星稀,正适合夜游。
成年人们点点头表示同意,四个少年便窜出了布莱克家的大门。
四人在夹缝地带狭窄的巷子间穿梭着,平日代表穷困的深色的衣服反而隐匿了他们的身影。莉莉试了试铁丝网是否带电,再带着三人钻过铁丝网。她一反常态的在前带路
小天狼星一头雾水。
“今天是怎么了?叉子你谈了女朋友变妻管严了?”
“你到了就知道了。”詹姆的语气中有掩藏不住的得意。

他们走上一个小丘,月光流泄到下方的草地上,照亮了石头、树枝摆出的曲线——那分明摆的是“Sirius”和大犬座的形状。
“莱姆斯早就算好今天会是月圆之夜,知道我们看不到真的大犬座——所以我就为你摆了一个。”莉莉的脸上溢满微笑,“不过这样就摆不下你的姓啦。”
“生日快乐,大脚板!”他们三个一同喊道。
————————————————————————
爱奎拉的叨逼叨时间
喜欢西里斯得有三四年了,这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的给他码生贺。虽然中途还多次想换AU,但都忍住了。本来是打算写掠夺者都是一区胜利者设定,后来想了想生贺还是小甜饼比较好,就不要让他们受那么严重的心理创伤了……
可算是赶在他生日之前码完了,不枉我天天修仙修到迷幻……
西里斯是我欧美圈初心而且我现在还爱他,以后还会继续爱他。甚至大儿子、四闺女和我现在用的英文名就是按黑家规矩来的——星星的名字嘛。
直到今年,我终于敢用自己的文字描绘他,那个年轻时意气风发的他。后期的他果然还是驾驭不来啊,但是我没有说我不喜欢后期的他。只要是小天狼星,我都喜欢。
我知道我写的圆体很烂!我写的时候确实手也很抖!
天狼星被盖住是因为原来的“that's you”拼错了……委屈。
你是夜空中最亮的星,也是我眼里最棒的教父。

有人说大犬座中能找到雷神的头盔,诸神黄昏又在今天上映,何尝不是一种巧合呢。
历时一个早上一个中午一个晚上的碎片时间……狂奔半小时码字二十分钟还看了场锤三x
我说要插个巧克力牌的时候甜品店小姐姐看起来想把我打出去……
虽然爆肝的结果是剧情线漏洞百出语言不加修饰……不过我可算赶上了。
我爱你。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