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摇滚巨星列奥波德 HPau

超级无敌爆炸ooc还没有逻辑
时间线混乱
和正史莫一样喜欢捉弄人的米扎
我知道吼叫信是法语的但德国人唱法语本来就很没有逻辑所以不要纠结我说列奥波德唱的是家乡话到底合不合逻辑xxx
无脑玩梗,我爽就好【不是
接受任何建议或者批评,我承认这篇很烂
私心打个莫萨tag……确实有微量的莫萨
………………………………………………………………………………
格兰芬多的沃尔夫冈.阿马德乌斯.莫扎特,又双叒叕出名了。
不,这次不是因为他在三把扫帚瞎撩妹被身为黑魔法防御术教师的母亲看见,也不是因为他和斯莱特林的萨列里同学在走廊上激情对吵,更不是因为他祸祸了斯莱特林男学生会主席罗森博格的化妆盘被整个斯莱特林追着打——而是他干的那些作死事终于被他父亲知道了。
坐在拉文克劳长桌的达蓬特信誓旦旦的说他看见沃菲接到那个火红色信封的时候脸上的笑都僵了。下一秒,全校的人都听到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噼里啪啦。一片叉子被惊掉的声音。
“莫扎特他爸爸不是傲罗吗为什么会唱摇滚啊?!”
“不先别提摇滚不摇滚,这个嗓音也太好听了吧???”
“你们的重点都飞哪去了啊,他家里是有个摇滚乐队吗?”
“闭嘴让人好好听歌行不行!!!”
听到这些交流的沃菲绝望地以手掩面,看来这下自己的一世英名(我很怀疑这东西到底存不存在)全得毁在自家爹的一封吼叫信上了。当然啦,他并没有意识到过于激动的列奥波德用的是家乡话,全霍格沃兹没几个人能听懂。
语言的鸿沟并不能消除音乐带来的震撼,全礼堂只有安娜.玛利亚教授面色如常——那边那群斯莱特林的小姐姐,说好的跟格兰芬多不共戴天呢?你们一个一个眼睛里都快冒出星星来了!

“沃尔夫冈!如果你再不醒悟的话,我就把你转去布斯巴顿!”
仍然把脸埋在臂弯里的沃尔夫冈颤抖了一下,整个礼堂陷入长达十秒的死寂。
“沃尔夫冈你爸爸以前是不是组过乐队啊!”随着格兰芬多长桌的一个女生率先尖叫出声,沃菲很快就被灌了一耳朵以“你爸爸”开头的问题,而他脑子里还回荡着那首吼叫信的内容——“把你转去布斯巴顿”?天哪,这绝对是他进霍格沃兹以来最糟糕的一个早上!以马尔福为首的斯莱特林们会在走廊上不停重复这句话的!
“你们让他喘口气行不行!”旁边的康斯坦斯把餐刀往桌子上一扎,礼堂再度安静了下来。
沃尔夫冈闷闷地向康斯坦斯道了声谢,再也没心情吃早饭了。
当然啦,在接到吼叫信之前他已经嚼了好几个三明治了。

安东尼奥.萨列里的生物钟是极其规律的,除了周六——这天早上他会赖会床,然后在早餐接近尾声的时候慢悠悠地踱到礼堂去。
于是今天他成功的错过了这封吼叫信,并被礼堂里的迷之气氛搞得满脸懵逼。他不解地走到卡瓦列里学妹身旁,询问她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莫扎特的父亲给他寄了封环绕立体声的吼叫信。”卡瓦列里保持着呆滞的表情回答道。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所有的吼叫信都是环绕立体声的。”
“不,这封不只是环绕立体声,完全就是演唱会。不得不说莫扎特的音乐天赋果然是来自遗传的,您真应该听听他父亲的唱腔……”
安东尼奥也开始有点头晕眼花了。莫扎特的父亲?摇滚?目瞪口呆的其他同学?这个早上对他而言有点魔幻过头了。
“整个莫扎特家都是疯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他身边的罗森博格气呼呼地叫道,“他们的音乐都太吵!音符太多!偏偏还都那么喜欢在霍格沃兹搞事!”
安东尼奥在想他有没有必要回去再睡上一个小时。

吼叫信在某种意义上还是有用的,至少沃尔夫冈有整整一周都没再出去夜游。当然啦,我们有理由怀疑这是因为他天天应付那些他父亲的粉丝都能累到虚脱。
沃菲委屈,沃菲生气,沃菲觉得自己的亲爹在跟自己抢群众基础。
以前他收到的巧克力包装上会有小星星,现在他收到的巧克力包装上写着“能不能帮忙把这个转交给你爸爸?”
沃尔夫冈想象了一下自己父亲面对一大堆巧克力的情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知道是不是被亲爹抢了粉的缘故,达蓬特接到催稿通知的次数越来越多。作词人气得写满了十个本子,抱着就去格兰芬多宿舍找沃尔夫冈了。
敲开门的达蓬特看见的是死着一张脸的沃尔夫冈,以及他那张四柱床旁边的一大堆巧克力。
“您说,”沃尔夫冈从达蓬特手里接过稿子,“如果我把这些巧克力都送给萨列里大师会怎么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难道不是给您父亲的吗……”
“如果我真的把这些巧克力寄回去,那全校人就要开始赌到底是我的猫头鹰先累死还是我的父亲先来开现场演唱会了!”沃尔夫冈好不容易从巧克力山里扒出一块空地放下稿子,绝望的瘫倒在自己的床上。
“但是……您就不担心过于狂热的粉丝们往巧克力里放迷情剂吗?”
“可那是我爸啊!”沃尔夫冈从床上弹起来。
“可姑娘们没准认为您会自己把巧克力吃掉呢!”
“……不管怎么讲有迷情剂不是更好吗!”
达蓬特觉得自己有点搞不懂自己这位好友的脑回路。
“如果我把巧克力送给安东尼奥,他对我的好感度可能会上升,如果我送的是带迷情剂的,就能看到难得失态的大师了,怎么算我都赚了啊!”
达蓬特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救命,下一个会不会是我?以后绝对不能吃任何沃尔夫冈递过来的食物……
正当达蓬特胡思乱想时,沃尔夫冈已经跳起来开开心心的把巧克力包装的颜色给改掉了。
“您这样会失去您未来的男朋友的。”达蓬特绝望地给出了他最后的忠告。

第二天早餐时,这堆巧克力中的一部分就出现在了萨列里惯常坐的地方。
“送巧克力不署名真的能把好感度刷上去吗?”达蓬特满脸懵逼的转向沃尔夫冈,后者的脸上洋溢着一种谜之满足的微笑。
“我在每一盒巧克力里挑了一个,有没有迷情剂就看他的运气了。”
所以您是以防万一自己还往里加了点吗???达蓬特刚想吐槽出口便意识到自己这位好友不是会用这种手段赢取爱情的人——他顶多用这种手段捉弄人。
达蓬特觉得自己头更疼了。
我们把视线转向斯莱特林长桌。安东尼奥看着一堆来路不明的巧克力嘴角抽了抽,转手就把它们给了罗森博格。
再喜欢吃甜点也是要有点警惕心的。
……而且,他因为之前收到太多小姑娘的巧克力已经胖了一圈了,再吃下去就要成球了。

于是这件事就这么沉寂了下去,直到一周之后忘记把这些巧克力处理掉的罗森博格一不小心起晚了只好随手抓了两块往嘴里一塞就赶去上魔药课。
那节课,斯内普和整个七年级的斯莱特林以及格兰芬多眼睁睁的看着一向不在恋爱方面闹幺蛾子的罗森博格对同学院的一位女生发表了长篇大论的赞美,总结一下中心思想就是我想让你当我女朋友。
斯内普绝望,斯内普尴尬,斯内普想给自己的学院扣分。
“可是珍妮,”那姑娘的同桌小声问她,“你最近不就只给莫扎特的父亲送了巧克力吗?”
“我怎么知道巧克力会到罗森博格手里啊!”那姑娘压着声音反驳道。
“他吃的可能是萨列里学弟随手给他的那盒吧?”斜后排的知情人士加入八卦。
两个姑娘对视一眼,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萨列里是莫扎特的爸爸!!!”
“……斯莱特林扣五分!因为扰乱课堂秩序!”斯内普忍无可忍地吼道,顺便瞪了一眼旁边狂笑的狮子们,“格兰芬多扣五十分!”

那节课之后,整个霍格沃兹都知道了斯内普是怎么被自己院的学生逼到发火的,以及萨列里其实就是莫扎特的爸爸。
达蓬特同情的拍了拍莫扎特的肩膀。
“不管怎么说,你都赚了?”
“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拿安东尼奥寻开心了啊啊啊啊啊啊!!”沃尔夫冈在自己的寝室里以手掩面哀嚎起来。
远在萨尔茨堡的列奥波德看完妻子写来的家信后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当然啦,安娜.玛利亚并不知道那些巧克力最开始的主人是谁,只知道巧克力是沃尔夫冈送给安东尼奥的。
于是第二封吼叫信充分的体现了列奥波德对这件事的错误理解导致的……对自家儿子情感生活的正确猜想。
顺带一提,这次用的不是家乡话。
听起来就像个玩笑的谣言不攻自破,变成了有石锤的八卦。
“不管怎么说,我都赔了。”——来自某位不愿透露姓名并且快被实体化的粉红泡泡逼疯的作词人。
——————————end——————————


作为一个格兰芬多,沃尔夫冈是改不了夜游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跟他一起夜游的同学似乎特别喜欢到洛丽丝夫人的附近溜达。
沃尔夫冈在走廊拐角停下了脚步。
“你们跟我说实话,为什么最近那么喜欢搞这种危险系数极高的骚操作?”
沃菲板起脸来的威慑力还是很强的。
“我们想听新歌了……”

转角处的洛丽丝夫人弓起背。
“喵——!!!”
————————————真的end——————————

评论(6)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