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绿袖子 Greensleeves

#新文风试水 ##童谣梗# #童谣及其翻译来自度娘# #鬼知道萱色是什么色啊反正贴吧都那么写你们把它当浅橙褐色算了#

《袖底风· 绿袖》

Greensleeves

我思断肠,伊人不臧。

Alas my love, you do me wrong

弃我远去,抑郁难当。

To cast me off discourteously

我心相属,日久月长。

I have loved you all so long

与卿相依,地老天荒。

Delighting in your company

绿袖招兮,我心欢朗。

Greensleeves was all my joy

绿袖飘兮,我心痴狂。

Greensleeves was my delight

绿袖摇兮,我心流光。

Greensleeves was my heart of gold

绿袖永兮,非我新娘。

And who but my Lady Greensleeves

我即相偎,柔荑纤香。

I have been ready at your hand

我自相许,舍身何妨。

To grant whatever you would crave

欲求永年,此生归偿。

I have both waged life and land

回首欢爱,四顾茫茫。

Your love and good will for to have

伊人隔尘,我亦无望。

Thou couldst desire no earthly thing

人既永绝,心自飘霜。

But still thou hadst it readily

彼端箜篌,渐疏渐响。

Thy music still to play and sing

斥欢斥爱,绿袖无常。

And yet thou wouldst not love me

绿袖去矣,付与流觞。

Greensleeves now farewell adieu

我燃心香,寄语上苍。

God I pray to prosper thee

我心犹炽,不灭不伤。

For I am still thy lover true

伫立垅间,待伊归乡。

Come once again and love me

………………………………………………

木屋里,克里斯托弗正在给女儿唱童谣听。

“爸爸,这首童谣背后有故事吗?”一曲结束,小姑娘托着腮,疑惑的问道。

于是克里斯托弗就开始给女儿讲述一个国王与他所心爱的姑娘的故事。

而他自己,也想起了从前频频出现在眼前的绿袖子……

在克里斯托弗还小的时候,他见到了一个绿衣女孩。女孩萱色的头发扎了两个麻花辫,那是当时的女孩最流行的发式。

当时克里斯托弗正坐在他的驯鹿斯文旁边弹吉他,那女孩儿突然向他跑来,他倒是被吓了一跳。

“你弹的真好听!能再弹一首吗?”那女孩儿笑着对他说,倒是一点也不拘束。

克里斯托弗当时迟疑了一下,就又弹了一首,正是《绿袖子》。

弹罢,只听那女孩儿说:“你一定是受过教师的指导吧?很专业呢!”

克里斯托弗只能红着脸分辩:“不……我们家请不起老师,但是有别的采冰人会唱劳动号子以外的歌,我是和他学的……嗯,看你的装束应该是农场主的女儿吧?”

除了农场主的女儿,还有谁能穿这种好衣服,又有那家的女儿会这么开朗呢?她又懂音乐,除了农场主家也真的没有其他人能请得起家教。

“不,我是……我是牧民的女儿!”那女孩儿本想说“我是伯爵家的女儿”,但想起对方的身份,便改口说自己是牧民的女儿,没错,这个女孩儿就是阿伦戴尔伯爵家的二女儿,安娜。

“哦……那你为什么懂音乐啊?”克里斯托弗点点头,既然是牧民的女儿,有好衣服也不奇怪,羊毛是取之即来的,但对音乐的研究又怎么解释呢?

“我……我妈妈会吹笛子,我是和她学的音乐。”现在倒是轮到安娜支支吾吾了,只得迅速改变话题。“我这儿有糖,你吃一块儿吧!”

克里斯托弗接过糖,从此,克里斯托弗每天都能见到来听他弹吉他的安娜。

五年一晃而过。

“你爸爸到现在都没让你去放羊吗?”克里斯托弗看着每天如约到来的安娜,心下疑惑。

“啊……我有个姐姐,我们俩一起出去放羊,我们俩商量好了轮流放羊,我上午,她下午。”安娜心虚的低着头。

“有个姐妹真好。我是独生子,想玩会还得从采冰场偷跑出来。”

安娜并没有告诉他自己其实也是从府上偷偷跑出来的……

又是八年。

这八年来,两人能见面的次数变得并不频繁,能够出来玩的次数也变少了。

阿伦戴尔府。

“胡闹!你是贵族家的女儿,怎么能嫁给一个采冰人?!下周的舞会你必须挑选一个合适的夫婿!”老伯爵气愤的直拍桌子,明显被气的连风度都不要了。

“艾尔莎自己能撑起家族的,安娜过的自由一点未尝不可……”伯爵夫人好言相劝,不曾想被老伯爵一口拒绝。

“不行!好了,这事到此为止,安娜,记住你的身份!”

安娜只能是一个上流社会的女士,而不是一个牧羊女,即使她渴望得到这样的生活。这就是命运。

一周后。

安娜并没有想到自己会认识一个远远比克里斯托弗有趣的多的男士。

汉斯.南埃尔斯无疑是这场舞会最有风度的绅士,而他与安娜聊天时也丝毫不显作做――我的意思是他没有拿礼仪来压安娜,不像其他人去干涉或指责安娜的行为。

诚然,与克里斯托弗的幽会也无需顾忌礼节,但安娜认为那只是因为他根本不懂礼节罢了。

汉斯的甜言蜜语使安娜迅速沦陷。当他问“你会嫁给我吗”的时候,安娜几乎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全然忘记还在小屋里等待自己讯息的克里斯托弗。

当得知女儿要主动与南埃尔斯伯爵的幼子汉斯联姻时,老伯爵感觉自己的女儿终于开窍了,而安娜也突然觉得自己的父亲是对的。只有母亲不发一言,长姐艾尔莎只是叫了声“安娜”便不再说什么,看上去欲言又止,这时,汉斯很急切地说如果不能答应,自己可以入赘。老伯爵则欣然同意,毕竟女儿不用离开家,这是个好消息。

伯爵夫人曾问过老伯爵为什么不能让那个采冰人入赘,对此,老伯爵的回答是“那小子一定是看上了我们的家产和爵位”,后来她又去问安娜时,安娜则坚定的表示克里斯托弗自我价值感高,一定不会甘心“吃软饭”。

其实艾尔莎是见过克里斯托弗的(小时候趁他们俩玩偷看……),她觉得这个人还不错,也认为妹妹嫁给他可以得到幸福。

当然,这都是舞会前的事。

现在,整个伯爵府都在准备一个月后的婚礼。

老伯爵坚持要把请柬给克里斯托弗,艾尔莎居然要求自己亲自去送,理由是妹妹出嫁自己这个做姐姐的也要帮忙。而实际上,她是想去解释。

木屋里。

“没关系……我理解。如果她有更好的归宿,我支持她。不过她从来没告诉我她是伯爵的女儿,我居然还希望她的父母答应这门亲事……她嫁给未来南埃尔斯伯爵是件好事,我会去参加婚礼的,谢谢你。”

艾尔莎不知自己该说什么。

“真的很抱歉……看得出来其实安娜更向往你这样的生活,即使累她也不会抱怨的……很可惜……”

“没关系的……好吧,一个月后见。”

“一个月后见。”

走出小屋,艾尔莎忽然灵光一闪。

作为一个伯爵的儿子为什么要选择入赘?为什么不能生活在家族里?即使没有世袭爵位,伯爵家的小儿子们依然可以过的幸福。而女伯爵终究是不长久的,若是她有入赘的丈夫,那么她的丈夫就可以得到爵位,而各个家族之间也是如此连结起来,形成一条关系带,大家族除长子外大多选择入赘。只要适时的拉丈母娘家一把,就可以把这条关系带变牢固,从而获得世袭爵位。

现在阿伦戴尔家已经有衰落的趋势……正是急需援助。

援助……援助……不好!看来垂涎爵位的并不是大家所猜的采冰人!

但自己猜到又怎么样呢?无济于事!

一个月后,婚礼。

安娜身着白色婚纱,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走向汉斯,而汉斯也微笑着看着她。

突然,安娜脚步一滞。

她看见了克里斯托弗。

克里斯托弗穿着正装,正与旁人谈笑风声,看上去风度翩翩,并没有普通老百姓进入贵族的盛大典礼时的拘束。

安娜呆呆的站在那里,一旁的老伯爵催促她快走,汉斯已经皱起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做你的新娘了……”安娜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

“快走吧,安娜,伯爵的女儿只能嫁给贵族的……祝……祝你幸福。”克里斯托弗丢下这句话就匆匆离去了。

安娜在父亲的催促下继续往前走,最后完成了婚礼。

晚上,安娜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跑进了姐姐的房间。

在控制心情控制了一整天之后,安娜终于崩溃了,她为了克里斯托弗和自己的命运放声大哭。

艾尔莎走进房间安慰了她一阵后,门外突然响起侍女的声音。

“南埃尔斯夫人,快上马车吧!”

安娜惊愕地抬起头,“汉斯……不是入赘么……”

“老伯爵说您若留在阿伦戴尔府那个叫什么克里斯豆腐的可能还会纠缠,所以就不让南埃尔斯先生入赘了。”

安娜只得往外走,艾尔莎难过地低下头。

是为了这个啊……最后还是不会信自己么……艾尔莎苦笑。妹妹出嫁了,而且是国土另一端的南埃尔斯家,怪不得父亲那么高兴,即使与阿伦戴尔家同城的弗罗斯特家的幼子多么优秀,最后也没有被考虑啊……但是……为什么自己这段时间总是想起他呢……刚才也是下意识的,其实比弗罗斯特家更近的家族也是有的……

算了吧,不想了。以后妹妹再也不会轻易见到自己了,除非是盛大的舞会……

木屋旁。

克里斯托弗捡到了一个小女孩儿,萱色的头发,绿色的眼睛。克里斯托弗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安娜。

绿衣绿裙绿袖子,克里斯托弗给女儿做的仅有的(采冰人是很穷的……)几件衣服,都几乎和他以前见安娜穿过的那几件绿衣一模一样。

从此,克里斯托弗都会抱着吉他回到当初的那片草地,向阿伦戴尔府的方向眺望一会儿,然后坐在树根上开始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歌。每一次,他都会弹那首绿袖子,往往弹到最后两句,他都会下意识顿一下,然后再继续弹……

克里斯托弗讲完了绿袖子背后的故事。

“这个国王好可怜,他为什么不能娶那个姑娘呢?”

“有的时候,命运还是无法让人如愿的啊……我喜欢的女孩儿最后也不能娶回家呢……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明天晚上再讲,乖。”克里斯托弗送给女儿一个晚安吻,自己也回去睡觉了。

这天晚上,他的梦里全都是随风飘扬的绿袖子和那个身着绿衣的女孩儿……

………………………………………………

其实这个梗以前是个小段子:

#绿袖子#

克里斯托弗是给阿伦戴尔伯爵家送冰的一位采冰人。

他倾心与伯爵家的二女儿安娜,可是安娜从来没有注意过他。但他觉得,安娜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儿。

他不想再与其他女孩儿谈恋爱了,她们在安娜面前全部都会黯然失色。

于是克里斯托弗每天都会找机会看一眼安娜,安娜每天的衣服都是绿色的,尤其是那对绿色的喇叭袖,它们总是随风轻轻摆动,而它们的主人也十分的爱惜它们。

直到安娜远嫁南部小岛的那一天,克里斯托弗也在宾客席上静静的盯着她――那是自他认识安娜以来,安娜第一次没有穿绿色的衣服。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