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片魂还是片魂(1)

【ooc有】
【主仆组有】
【时间线混乱】
【成语使用的错误示范】
【你们听我解释我真的不萌井伊x总司!可能以后有土方的英雄救美……美救英雄……英雄救英雄……感觉怪怪的。】
所有食死徒紧张的盯着在地上翻滚的伏地魔。
“主人!”贝拉惊恐的冲过去,“你们这群废物就不会想想办法吗?!”
“我想……”一个尖而细的声音哆哆嗦嗦的从房间的角落里传来,“我想波特的伤疤是不可能从额头上转移到肾上的!”
“佩迪鲁,闭嘴!如果知道病因我一定能熬出来魔药,但现在主人疼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所以我也无能为力。”
伏地魔瘫在椅子上连举魔杖的力气都没有,房间里回荡着惨嚎。其他食死徒面面相觑。
“古老的东方也有巫师,但他们称魔法为咒术。也许……”
“哦?我亲爱的妹妹有什么好办法吗?你难道认为伟大的黑魔王会被远在地球另一端的魔法操控?!”
“为什么不听我说完话呢?”纳西莎坐在卢修斯旁边温和的开口,“当然,我认为不排除这种可能性。”
然后伏地魔就强撑着幻影移形了。
食死徒亿脸惊恐。
“如果这次主人有什么闪失――当然伟大的黑魔王不会有什么闪失――你们所有人就完了!”贝拉恶狠狠的丢下一句话之后……也冷静的坐下和其他人一起等着。
一片死寂。

伏地魔幻影移形到了日本,确切的说是井伊所在的房间里。
刚刚施完咒术的井伊一回头就看见了一个长着蛇脸捂着肾的……人?
伏地魔看着满脸平静的井伊,掏出魔杖指着花瓶施了个四分五裂。
井伊的脸上出现一丝惊恐,然而惊恐的原因是那个花瓶是将军最喜欢的一个而不是面前的这个似人生物【?】会魔法。
然而伏地魔似乎误解了什么,他觉得井伊惊恐是因为他的魔法和幕府的经费,那个花瓶一看就很贵。所以本着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求同存异方针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
对不起走错片场了。为了日后的良好合作以及不在谈判桌上打起来,伏地魔又施了个恢复如初。
井伊打开纸扇试图使用咒术,鬼知道这个蛇精【?】想干什么,万一他下一步把一……半墙之隔的将军弄死了怎么办。
“阁下是……?”
“英国――不,全世界最伟大的黑巫师伏地魔。你和我应该是同类人,不然我不会想着幻影移形到日本就到了这里。”
“如果阁下指的是我们都懂得施咒术,那么没错。”
伏地魔悄悄把魔杖对准井伊,默念着摄神取念。
未果。
井伊感觉有什么东西要入侵他的大脑读取他的记忆,无疑是面前这个会魔法的不知道什么鬼【?】的花招。
“阁下没必要这么做。”
这个近乎麻瓜的人居然抵抗了摄神取念?抵抗了我的摄神取念?
“那我们就没必要废话了。两个一样强大又志向相同的人完全可以坐下来谈谈――总之我们的势力范围互不干扰,合作还是可行的。”
这大概是伏地魔第一次遇到势均力敌的黑巫师。不过只要对方拒绝,那就阿瓦达没商量。
……所以这算什么势均力敌啊?!
“……”沉默。
井伊收起了折扇。
“我觉得阁下应该先把把那根奇怪的小木棒棒拿开再跟我谈判。”
“哦对了,我不是很想跟捂着肾的……人……我是说巫师……谈话。”
刚才被施了咒术的冲田就是这么捂着肾【呸】伏在地上的,他这么着我总是跳戏。主要是他怎么的长这么丑我看着他就难受。井伊内心狂风大作惊涛骇浪百花缭乱落花狼藉【?】――但是依然保持标准的外交面瘫【?】表情。
伏地魔泪流满面。

“你之前对我的地盘上的东西施了咒术是吗?把它或者它们还给我。”
“我的部下确实到过英国,但是是为了采购扩音器。刚才我对其中一个部下身上的片魂下了咒――”
那个片魂也在肾上,而且他长的比你养眼多了。井伊默默腹诽。不过最可爱的永远是将军。谈判怎么还不结束将军跑了怎么办我还得回去哄他啊――
“你说什么魂?!”伏地魔因为惊讶把眼睛瞪的都大小不一了。
更难看了。井伊继续腹诽。
“片魂。”
“灵魂的碎片吗……难道我的魂器成精了?”伏地魔嘀咕着。
“……不。不是什么人的灵魂碎片,是超魂的碎片。”
“……不是人,这个名字听起来似乎很厉害――所以果然是我的魂器吗……”伏地魔继续嘀咕。
我听到了,我真的听到了……井伊扶额,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幕府自称世界上最伟大黑巫师的人怎么总觉得我追杀的人跟他有关系?!
“超魂是具有改变时代的力量的!理论上讲是纯净的――片魂是它的碎片,当五个碎片集齐然后通过一个契机就可以改变时代。我要维护幕府的统治,所以必须在我所掌控的片魂上下咒,这样新的超魂永远不会再现,全日本就会实现泰平化――”
所以绝对不可能是什么黑巫师的灵魂碎片的。井伊内心嘲讽着对方。
“但我的魂器消失了。而且你下咒的同时我也会感受到疼痛,所以我们来做个交易――”
“魂器?”
“储存我灵魂碎片的东西。”这人真是蠢的无可救药。“一次性消失了五个,这干扰到我的永生并且我无法承受下一次切片了――”
“……你到底做了几个?!”
“七个。但这不是重点,我觉得超魂的力量可能受到了我的灵魂碎片的强化,因为我所做的就是改变英国的时代。虽然它还是纯净的,但我的灵魂估计是和片魂相连的。”
七个……七个……他是个疯子吧!切片狂魔啊他!
井伊内心继续波澜壮阔狂风大作。
不要像作者这样乱用成语,语文老师会打你的。
我们继续回到谈判。
“所以你不能给这些人下咒或者杀死他们,他们死了片魂就会消失,我的魂片也会随之消失――但你可以把他们抓起来。活体的魂器――我只有一个纳吉尼,现在却莫名其妙多了五个――不说这些,你一旦抓住他们就给我,我的手下会妥善处理他们的。而你也可以开开心心的继续你的泰平化。”
远在英国的哈利打了个喷嚏。
井伊沉默了一会儿。
“成交。”
“我想我没必要威胁你――因为你似乎也和我一样不能理解并且唾弃爱,那么世界上就没什么对你重要的人。而且你是我的合作伙伴,不是我的部下或敌人。那个被称为将军的小孩子是你的傀儡吧?很好,我想我们日后的合作会很愉快。后会有期。”
说完伏地魔就幻影移形了。
幸好他没给我留时间回答。他似乎很会读取别人的思想。
傀儡……吗?井伊站在点心盒子面前沉思着。

评论(6)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