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缘木求鱼 (2)

#我决定让需要召唤的oc们先出场#
#等人来全了再放幕末吧x#
“好冷啊妈的!”楚茨裹紧身上的外套,“也不知道独孤左思那小丫头想搞什么……非得让我穿这身奇怪的衣服……这什么世道……”

一阵寒风吹开了店门。
“我说你能不能再不靠谱点啊,这衣服还没我的圆领袍保暖――哎我说你那件粉色的袄子呢?”
“那件袄子脏了拿走去洗了啊,”左思把楚茨拉进店里顺手甩上店门,“你知道冷还不关门?”
“你这儿烧的什么炭啊一点儿都不暖和……哎哎哎你干嘛?”
独孤左思强行把他摁到椅子上坐下。
“现在已经是共和了啊,我在等供暖你先忍忍吧……今天叫你过来,是因为我觉得李玄同要回来了。”
“他根本就没走!”
“好好好他没走,诶卧槽有客人看过来了走走走抓紧上楼……”
楚茨一脸懵逼被独孤左思强行拉上了二楼。
“我说维持这个法阵真的很累的啊你们谁能帮我把符纸放进去……
“谁让你扔进去一把的?!”独孤左思满脸惊恐的盯着被楚茨扔进去的一大把符纸,“会堵人的你知不知道?”
“……好冷啊妈的。”楚茨顾左右而言他。
“我可去你的……”
“其实有的时候一张符纸什么也召不出来吧?”楚茨瞟了左思一眼,“这东西有概率对吧?不然你一张符纸是怎么召回来仨人的?”
独孤左思无语凝噎。
“大咩今死,她在肝什么啊?”
“佛朗机你安静一会好不好?”
“窝一直很安静啊。”葡萄满脸委屈,“窝最近都没找架打。”
“……你先练好官话再来跟我说话!”

“左思!”三月坐在法阵里拼命挥手,“我又能活一遍了是吗?”
“不止……你现在压根死不了了……”左思满脸黑线的把三月拉起来,“可我还没召回介夫呢……”
“没关系没关系!这样我就能看着他钻出来啦哈哈哈哈……”
“三月你还记得你自己是个吏部侍郎吗……”
“那左思你还记得你自己是廷益的剑吗……”
独孤左思再一次无语凝噎。

法阵里突然弹出一个红衣大炮。
停,放大再放大,每一个原子都看的清清楚楚,大明引进大清推广那才叫爽!
……等等,大清推广?
我看这日子是安生不了了。
然后清哥就举着那个红衣大炮蹦出来了,身后还飘着一只鬼。
“卧槽艾里你怎么变成这熊样了???你不是个妖精吗……”左思试图把艾里拉出来,结果发现自己的手非常成功的穿过了他的身体。
“也没说妖精不能死啊……恒敏你把红衣大炮放下好不好?在这里跟昭奕打起来会直接导致你的国库空掉的!”
爱新觉罗.举着红衣大炮.觉得自己是低配酒吞.熊孩子.恒敏非常不满的放下了炮。
……然后朱昭奕举起了佛朗机。
“死鞑子!来战啊!”
大战一触即发。
“听说这里有架打?”孛儿只斤.大熊孩子.好战主义.哈丹巴特尔满脸兴奋的挎着弓冒了个头出来,“带我一个!”
“大元药丸,药丸……”苏徙南抬手用折扇戳了一下元哥,“蛤丹巴特尔你再不出来我也出不来了!”
“是哈丹巴特尔!”
“好的哈蛋巴特尔。”
于是明明就笑到虚脱并放下了佛朗机。
“昭奕你为什么要举着窝……”
今天的葡萄依旧很心累。
被遗忘的唐哥:???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