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缘木求鱼 (3)

那天,独孤左思终于想起了还卡在召唤阵里出不来的唐哥x
一不小心把码好的东西全删了这是我的锅orzzzz
思考了一下准备先放大英x
等到主要人物都出场之后会非常热闹的!
这个主要是过渡段所以朝代们戏份会少一点orz……
欢迎订阅tag 谁让你上树找鱼了
――――――――――――――――
元哥和苏徙南被等唐哥等到崩溃的楚茨生拽出来之后,李玄同终于半死不活的浮了出来。
“我……真的……快……累死……了……”独孤左思绝望的倚在墙上,“楚茨你快点……”
“说好的今天开他的专场呢?”楚茨不满的嘟囔着,手上动作倒是没停,把看起来和左思一样累的李玄同抱了出来。
为什么我们两个是被生拽出来的???元哥和他的小迷妹苏徙南在旁边羡慕到爆炸。
随着唐哥被抱出来,召唤阵突然消失,妖力严重透支的独孤左思倒在了地上。
“左思你没事儿吧?”三月紧张的跑过去,只听独孤左思张开嘴断断续续吐出一句话:
“我……没事……但我……要廷益抱抱……才能起来……”

“你每天捡肥皂,就能上好学校,我跟你说我无可奉告!”音响里伊丽莎白鼠的新鬼畜还在不停的荼毒着店里每个人的身心,元哥甚至已经会唱了。
“你跟我说今天是李玄同专场,怎么到最后他才出来?”安顿好唐哥的楚茨一脸懵逼的继续坚持问这个问题,独孤左思瘫在柜台上无力地给他比了个中指。
“我新研究出来的召唤方式,要是能在符纸上写一些指向性很明显的话就一定能召唤出那个人,但如果失败也召唤不出其他人,所以目前我只做了那一张特殊符,符上就写了一个唐字,”左思抬头狠狠地瞪了楚茨一眼,“本来这就够废妖力了,然后你还扔进去一把普通符纸!我跟你说过会堵人的!不过这次冒险还是蛮值得的,至少验证了这种新方法的可行性……”
“……那我是不是该庆幸一下你召唤出来的不是唐国强?”

一个穿着蓝色明袄的矮个姑娘推开店门猛冲进来,直接翻过柜台缩进墙角。
“……我说洛泱啊,你这是干嘛呢?”独孤左思满脸懵逼的看着就差一把抱住自己大腿的洛泱,“又躲读者呢?”
“洛泱女神!洛泱女神你在店里吗?”一群人涌进店门,“老板娘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蓝色汉服个子挺矮的妹子啊?”
一缕酒香从柜台底部飘了出来。
“她肯定在店里!老板娘你冷静我们不是来搞事情的我们是来要更新的……”
“洛!泱!放开我那六十六年的相望于江湖!”独孤左思忍无可忍的吼到,“你现在怎么还想着偷我的酒喝!”
洛泱满脸无辜的抱着那坛青梅酒,“你酿的酒太好喝了啊……”
“那是给共和的生日礼物啊!你你你你居然把它给喝了……你知不知道它当初费了我多少银子!我都没舍得喝!我都没舍得给廷益喝!”
这下可炸了锅。
“洛泱大大洛泱大大你的坑还填不填!”
“我说洛泱啊你再拖稿这个月可就又没工资了!”
“老板娘你意思意思放个人呗……我们这都等了半年了……”
“才半年?这个坑我都等了三年了!”
“小姑娘你这个月的房租不能再拖了啊……”
独孤左思忍无可忍把音响音量开到了最大。
随着A路人“why my hair is fucking green!”的bgm,独孤左思咆哮到:
“你们的洛泱大大把我这最贵的酒给喝了,人我扣下了!”
“哈丹巴特尔,送客!”
元哥一边跟着音响唱鬼畜,一边抢了朱昭奕手里的佛朗机炮兴奋的跑过来:“老板娘我们先打哪……”
人群一哄而散。

独孤左思重新构造出了召唤阵。
“还是维持着这个阵比较好,每次都要重新搞仪式真的很麻烦。”独孤左思满意的看了一眼已经重新用妖力点燃的十二盏长明灯,“而且有时候还会有延时的符纸呢。”
说着,独孤左思满意的下了楼。
“听说这里有架可打?”一个十九世纪贵族装束的英国男子走下楼梯,“哟!西蒙!”
“什么西蒙,我是他哥费尔南!”
“那我们来打一架啊!”
葡萄满脸黑线举起佛朗机炮,然后独孤左思就微笑着幻影移形……啊不是,瞬移到日不落英背后并举起小型佛朗机炮敲了他一下。
“搞事情范围仅限于二楼密室!你这样会毁了我的生意的!”
日不落英刚想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姑娘”,然后就非常惊恐的发现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在盯着他,尤其是各种女孩子。
独孤左思装作什么都没干的样子回到柜台前打开鬼畜,徒留脾气并不怎么好的维克托站在楼梯上接受迷妹般目光的洗礼。

元哥非常郁闷:为什么我就没有迷妹在我刚出来就爱上我呢!
一旁的苏徙南摇着她那写着大元药丸的扇子,笑而不语。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