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向阳花【楔子】

盖尔中心
女主是我亲闺女,不服憋着!
剧情跟着作者脑电波走,总之就是要治愈!
本篇凯特尼斯视角【如无特殊说明为第三人称视角】
欢迎订阅tag 盖尔的向阳花
――――――――――――――――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两年来几乎没有改变。
即使经历了大战,她依然这么乐观。她对周围每个人露出善意的微笑,好像不知忧愁为何物。
上学的时候她便是如此。我不明白商人的女儿为什么还要到十二区的公立学校来上学,她本可以待在家里跟她的父亲学经商之道的。那时她经常带东西到学校分给我们――可脸上的神情并不像是在施舍。她的微笑真诚的似乎有点过分了,简直天真的像个小女孩。
我后来才知道,她当时被保护的太好了,根本不了解外界的丑恶。
但她一直把这种阳光的性格保持了下去,保持到了现在。

我射出最后一支箭的时候,她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惊慌――我被拉走之前,我看到她摘下眼镜从中间折断,眼镜的残骸被她抛向柯茵的尸体。
“这是平光的!”她笑着对我喊。

“这操/蛋的生活到底还是他/妈/的要继续下去――所以你得开心点。”我回到十二区后,她经常给我打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二区的风景真的很不错,确定不要来看日出?”
有时她甚至大半夜打来电话,内容不外乎劝我振作起来。
可我分明听到了她声音里的哭腔。

几个月之后,我终于放下心中的疑虑和皮塔去了一趟二区。
“我们才十八岁……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所以一定得振作起来。不然我总觉得我们似乎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了――虽然这么说好像也挺有道理。”我和她坐在草地上,皮塔支起画架在一旁写生。至于被她强扯过来的盖尔――在旁边一言不发地盯着皮塔的画。
可能他还是觉得挺对不住我。
“你几个月前可不是这么说的。”我笑着锤了她一下,“你当时怎么说的来着?这操/蛋的生活……”
“可现在的生活一点都不操/蛋,而且还很美好。”她也笑起来,“以后你再来看我,就能看到那――么大一片向日葵!”她伸手比划,“我最喜欢向日葵了!”
那是因为它们和你很相似――我一直想这么告诉她。

后来她和盖尔结婚了,我又去了一趟二区。
她站在屋前的一片向日葵里对我笑,盖尔在一旁看着她。
好吧,小帕蒂最后终于把我的好哥们给掰回来了――我们也没有成为陌生人。

……等等,她现在好像是个电视节目主持人。
那她以前为什么要来我家学草药?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