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缘木求鱼 (5)

是的序章到这里就结束了!(我走
以后召唤阵吐人的频率大概就一到两更吐一次?
会有很多很多梗x
以后的日常剧情大概一共四个大副本?以后的脑洞以后再说x
并不是全世界都说中国话!
葡萄是自己学的!
请大家重新开启小贤章版威风堂堂,跟着我的节奏一起摇摆(喂
――――――――――――――――
“……这个霓虹人身边有我的同类!”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朝)举炮的举炮端枪的端枪拔刀的拔刀,鬼知道霓虹的妖精喜不喜欢搞事情。
召唤阵又吐出两个人,共和站在旁边一脸无辜。
“当日在池田屋居然没有找到你……”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你们伤害我拥护的意识体!”
幕末和他哥在旁边打的很愉快(?),还没有搞清楚情况的土方岁三和冲田总司已经对着木户孝允拔出了刀。
作为长洲藩智商担当,木户非常冷静的也试图拔刀……等等,刀呢???
三人满脸懵逼,一个少女凭空出现在木户的身前。
“你们谁都不许伤害桂桑!!!”
“……说了是木户不是桂!诶――?”
那少女自顾自说下去,“保护桂桑是我的责任!你们谁要伤他就先过我这一关!”
两个佐幕派武士持续满脸懵逼。这姑娘……应该不是几松吧?
……他们也顺便无视了旁边各种抄家伙的天朝王朝们。
桂小五郎试探着吐出一个词。
“……长船?”
少女眼睛顿时亮了。
“桂桑!桂桑你居然能认出来我!”
“说这些话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找个地方躲一下或者你先变回一把刀……?”
“可保护主人是一把刀的责任!”
“你变回来才能保护我啊!”
“你就用我杀过一次人!我都快咸鱼死了!说什么我都不会变回去的!”
很好,自己的刀开始耍小性子了,旁边还有两个佐幕派武士……师弟啊你怎么还不来……
独孤左思一把夺过朱昭奕手里的佛朗机炮(她不敢抢那个真的)把土冲敲到一边去。
“本店不支持情侣档大战单身狗!”
戎克船在旁边木着一张脸,自己早该看出来这姑娘不正经的。
幕府和幕末还在互掐,春秋和战国已经开始打嘴仗了,短短五分钟他们已经换了十种思维方式……现在两朝正在用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吵架。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到霓虹搞事了!”
“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知不知道你是不是去霓虹搞事了!”
“我又不是你怎么知道你!而且我没有搞事更没有去霓虹!哎哎哎齐你冷静不要欺负鲁你会被他揍的……”

召唤阵里白光闪了两闪。
高杉晋作一出来就直接走到自己师兄旁边,正欲拔刀向土冲却看见一妙龄少女死皮赖脸的抱着自家师兄的大腿。
……厉害了我的桂,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志士。

霓虹这边被独孤左思下了个结界让他们自己慢慢打,召唤阵周围的人忙着把晋拉出来。
“哎你们不要使这么大劲,疼……”
“……他的样子好像也没那么仙嘛?”
“好了卵子你以后别听那群小仙女胡说八道……x,还真有虱子呢?!”
“左思你一把刀居然还害怕虫子,啧……”
“戎克船你闭嘴!虱子很恶心的好不好!”
晋幽怨的抬头看了她一眼。
然后冷静的挣开他们自己爬出来了。
“你们怎么能理解扪虱这种风雅的事情……”

独孤左思咬牙切齿的盯着召唤阵旁边的共和,共和满脸无辜作投降状。
三张符纸飘了下去。
“我仅剩的符纸……卵子管好你家熊孩子……
“还有春秋战国管好你们家熊团子!这群团子比人形意识体还闹腾!”
“对待犯罪分子肯定要靠严刑竣法……”
“呸!应该用仁政!”
“……谁能告诉我他们俩是怎么吵到这个论点的?!”

独孤左思生无可恋的盯着这三个冒出来的霓虹人。
“可能我就不该放日语歌……”
“你现在才知道?”
“……戎克船你可以闭嘴了谢谢!”
近藤勇看见在角落里打成一团的晋桂土冲以及长船之后就非常不冷静的加入了战局,德川庆喜还站在原地满脸懵逼,至于井伊直弼……正在到处找他拥护的那个少年。
“……我跟你说过霓虹人做的动漫少信。”
“我也没觉得那两对是朋友啊!”
“清哥还在的时候我怎么没发现你喜欢看断袖?!而且重点不是那两对啊?!”
“咳……船啊,其实霓虹人的动漫也不是完全不可信嘛你看这个将军多可爱……”
幸好双方语言不通,否则听见这句话的庆喜没准会跟左思打起来。
……毕竟他们只是看起来年轻嘛魂还是那个经历一切的魂。
哪个成年男性被说可爱会很开心啊?!

独孤左思非常冷静的给自己套了个翻译咒。
“那个……符纸实在是没有了而且再召出来一个人我这店就彻底没法要了……要么我把您给塞(sei)回去?”
井伊的脸黑的像锅底一样。
当他看见那些正在试图往他身上爬的
虱子的时候,脸就更黑了。
已经撑了一上午的独孤左思极其不冷静的举起佛朗机炮把这群霓虹人一个一个敲晕了。
木户孝允除外,他是被麻醉针射晕的。
独孤左思惜命,旁边还杵着一长船清光呢。
“我说左思啊……”苏徙南蹿到左思旁边并顺手夺回了扇子,“你怎么啥都有啊?”
“你想干什么?”
“哈丹巴特尔啊。”
戎克船在旁边意味深长的盯着她们俩。
小姑娘,你还没见过左思药倒一群搞事官兵的雄姿呢。

晋哥缩在墙角,悲痛的盯着洒在地上的最后一包五石散,然后抬起头充满希冀的看着左思。
“听说你这啥都有……”
“李玄同!咱俩打一架!”
“武端华!你到底有没有女人样!”
“哎哎哎左思这还有一霓虹人呢!”
“敲晕了带走!……哎不是,你别把他和新选组的塞一块儿!”
独孤左思颇为心累的盯着旁边的共和。
“我刚才又从桌子下面发现了一沓。”共和眨巴着眼睛对左思摊手。

门外。
“你这次召唤出来的某些人不是很一般……所以,你能不能把他们交给我?”
独孤左思沉默了一会儿。
“共和……他们已经不会搞事情了,就算他们会搞事,你也要相信我的结界。
“他们还能被召唤出来一定是因为他们并非大恶之人……而且很可能还有未了的心愿。
“而且,他们已经死过一回了,该让他们好好休息一下了。就算出来的是希/特/勒,我也不会把他交出来。
“当然这种危险分子会被地府扣下的,我也召不出来。还有一件事你也很清楚……我这块招牌不是普通招牌,你见过它的背面。
“我只有在国将破的时候才会把它取下来给自己算计一下逃亡的时间……虽然从你表面年龄来看你很有可能真的福泽万年,但你迟早有一天也要来我的店里栖身。
“而且我早就立过誓了,此生永不降他朝,你觉得你的命令对我会有多大用处?”
共和抬头看了看那块实木招牌,没说什么。

第二天。
“……我觉得你要打架最好不要抢别人的兵器。”苏徙南诚恳地说,“所以我给你做了把扇子。”
左思非常高兴的接了过去,然后差点把它扔出去。
“怎么这么沉?!”
“方便打人咯。”苏徙南耸耸肩,“你看,你要是按一下这个按钮,还会有麻醉针biu一下射出去……”
独孤左思把折扇打开,沉默了一会儿。
“苏徙南……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嗯?”
“你的恶趣味,和我一样没法治了。”
――――――缘木求鱼 序章 完――――――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