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缘木求鱼 (6)

本章主要是过渡章?还没有到四个大副本x
我在思考要不要先把番外写出来,我已经埋了很多谜团了……
你们放心正文还是欢脱向的!
这一更更完寒假再见!
――――――――――――――――
独孤左思用妖力把扇面上“我要上廷益”五个大字变成了“把他给我打出去”。
毛笔字,可正经了。
再有搞事情的,扇子一展店里的好战分子就会出来送客。
独孤左思看了一眼正粘着廷益的洛泱,思考要不要把那几个字变回去。
她还在一楼装了个巨屏显示器,这就意味着以后鬼畜的荼毒不只是声音方面的了。
当然,除了鬼畜独孤左思也会放其他的……想看什么就放什么。
有客人过来点歌点电视剧,基本都会被一句“不能,滚”戳回去。
“左思你脾气太臭了,这样很毁生意的……你生意没了我怎么吃饭……”
“刚才那个智障点的是x妃传。”
“……靠!那智障哪呢!我怼死他!”
“我建议你去把那边几个桌子擦了,不然你今晚就没酒喝了。”
洛泱愤愤地骂了一句,回去擦桌子了。

“好冷啊妈的……”楚茨带着杨子微和王启祯推开门,“给,你的义工。”
“这样的清流送到六必居去挂上!”道长的咆哮再一次从音响传出,独孤左思坐在柜台上竭力使自己看起来很正经。
嗯,坐在柜台上。
坐在,柜台上。
手里还拿着那把用来怼人的扇子。
“我说我怎么死活召不出来杨嗣昌。”独孤左思盯着杨子微跳下来,“没有杨嗣昌我怎么可能召出来朱由检……”
“左――思――由检出来啦――”
三月在二楼大喊,一楼角落圆桌周围正在打架的停了手,看鬼畜的放下了瓜,试图把自己的刀从身上拽下来的也放弃努力跟着前面几个跑上了二楼。
三月正在召唤阵边上抱着刚被吐出来的朱由检。“左思左思你抓紧过来搭把手……”
独孤左思还没来得及动,卵子就先一步冲了上去。
“左思你千万别过来让我抱着他!”
独孤左思正想吐槽这个痴汉,召唤阵就又吐出来一个人。
……我们并不知道是谁在第一更抱着廷益大腿哭,不知道。
“独孤左思!你怎么让老夫等了那么久!诶等一下我怎么变年轻了……”
“思文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要修炼好这个召唤术需要很久……”
朱由检醒了。
“朕这是在哪里……杨先生?”
刚刚上了二楼的杨子微一脸懵逼。
“你没去通知文弱是吧?”戎克船靠在墙上,“所以他入轮回了?”
“……是。”
戎克船满脸冷漠。
朱由检无力地抬了一下头就又晕过去了。
遂被三月和卵子抱走。

没人看的王启祯蹿到唐宋二朝边上,并且成功的激怒了他们。
“别动我的诗稿……也不要动我的珠宝……那是库房钥匙快放下!”
“这个是用来踢蹴鞠的不是让你当那个什么……呃,篮球拍着玩儿的……不,不要动那个,那是我的……墨……!!!”
楚茨在旁边把外套裹紧了一点,装作这活宝不是他领进来的。
“你真的不觉得这个屋子有点挤吗?”戎克船点了点人数,“好像该扩建一下了吧?不然打起来太容易误伤了……”
“就是太容易误伤了。”独孤左思盯着仍然试图开唐哥库房门的王启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缘木求鱼普通的半天过去了。
……虽然和其他咖啡厅相比也不怎么普通。
独孤左思缩在柜台里正在往一张符纸上写着什么。
“第十一首……”
“什么第十一首?”苏徙南探过头来,“那边有个逃单的诶!抄什么呢连钱都不要了?”
独孤左思一惊,慌乱的盖上桌上已经写上自己的符纸。“让……让刘轩和嬴武把那个智障打回来!”
“他们俩自己打着呢。”苏徙南一展扇子,靠在柜台上。
“那还不抓紧随便找个人把搞事情的弄回来啊!”独孤左思把符纸收的差不多,开始为她的银子着急。
rmb再薄,也是钱啊。
“长船已经把那小子的钱给弄回来了。”
“……那你说什么啊!”
“吓吓你呗。”苏徙南趴在柜台上笑。“看你抄的那么认真……到底在搞什么啊?”
“没……没什么。你要是有时间帮我看看店啊!”独孤左思突然一拍桌子带着一把符纸就翻出了柜台,苏徙南慌乱的想把她扯回来。“哎哎哎左思你这么就跑了我这可不是没时间也得有时间么……”“再帮忙把长船也叫过去我先走了!”

“世缘情爱总成空,二十余年一梦中……”
独孤左思咬住下唇,把第一张符纸扔进召唤阵。
白光一闪,没有人出现。
第二张,第三张,第四张……一直到第十一张,白光闪了十一次,依旧没人出现。
独孤左思跪在地上,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
还有一张符纸。
最后一首悼内诗,是廷益最近写出来的,也就是独孤左思中午刚在房间里发现的。
到底要不要继续……
最后一次机会了……
或许董夫人已经入了轮回了吧?
或许是在历史上留下的痕迹太浅,自己法力还不够吧?
还是……自己根本不想让董夫人和廷益团聚?
独孤左思闭上眼,颤着手把最后一张符纸放了进去。
白光一闪。

一个身着明制衣裙的女子出现在召唤阵里,茫然四顾,只看见了一个和她衣着相仿的少女伏在地上。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这……这是何处……”
独孤左思惊喜的抓住了董夫人的胳膊。但妖力严重透支的她也只能强撑着做出这个动作便晕倒在董夫人怀里。
长船清光推开门,倒吸一口冷气。
她俯身捡起被左思不小心夹带过来的诗稿。
“世缘情爱总成空,二十余年一梦中……
“你就是于桑的妻子吧?”长船操着一口生硬的中文问道。
“等、等一下……”看着董夫人依旧满脸懵逼,长船扔下诗稿,匆忙跑了出去。

于谦被长船清光拉进密室之时心下生疑,“这锁……不是很牢靠的吗?”
“唔……我……我刚刚结了个印啦……你没看见而已。”长船磕磕巴巴的把独孤左思妖力透支的事掩盖过去,好在她的汉语说的还不好,没让于谦起疑。
长船推开门,走过去一把拉起独孤左思离开密室。走之前她没忘记告诉董夫人自己会照顾左思――总要让她放下顾虑。
关门之前,长船看见于谦快步上前紧紧抱住自己失而复得的妻子。

独孤左思闷在房里,一杯接着一杯灌自己酒。刚搬过来和她一起住的长船清光一直盯着她,良久,吐出来三个字。
你真傻。
“是,我傻。”独孤左思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可是我想让廷益高兴啊……他……他怎么可能放得下董夫人……之前他就写了十一首悼内诗……我早该知道的。”她仰头喝掉杯中的酒,“我……我何尝不希望他怀里那个人是我……但是我能看得出来,廷益非常想念董夫人……最后一张符纸上的诗是他今天早上刚写出来的,他觉得自己亏欠董夫人太多了……只要他开心就好啊,我想让他开心的生活在这个时代……我现在还记得他以前的样子,”
“所以这就是你用这种高风险方式把她召唤出来的原因?”长船清光说着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刚喝一口就差点吐出来。“……你们这酒怎么这么烈?你你你你是喝不醉吗?”
“本来也是会醉的。”独孤左思一脸委屈,“你不习惯就先一点一点喝嘛别浪费我的酒……廷益刚走那段时间我曾经很消沉,就学着他的样子喝酒……后来对生活又有点信心了出来开客栈,倒是也认识了不少成了大事的人。但他们……他们终归是人,还是要死的……每次我预感到一个朋友死期将至,就带着一坛酒去找他们……经历的多了,就慢慢喝不醉了。
“其实廷益他酒量蛮不错的,喝醉了还会写诗,他写的醉时歌我到现在还记得……我好像不知不觉也像他一样了。甲午海战我看着自己的朋友一艘一艘永沉海底,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居然在和清兵一起作战,那可是清兵……现在想想,如果是廷益的话,他应该也会这么做吧……毕竟华夏,终归是华夏啊……无论这片江山易主多少次,到底还是华夏,到底还是那片廷益守住的土地……只可惜,这片土地的劫数还是躲不过去……戎克船说我一到国破就精分,但我好像不是精分啊……我……我是把半个自己活成了廷益啊……
“廷益确实亏欠董夫人太多了,她病逝的时候廷益甚至都没来得及回来看她一眼……我就帮他了了这个心愿吧,可……可我为什么这么想哭呢……”
长船清光沉默片刻,把呜咽的左思揽进怀里。刀和刀之间都是差不多的吧?自己也是为了保护桂桑才成的精……
“长船,”左思抹了把眼泪,抬头问道,“如果是你,你会不会帮你的桂桑把他的妻子召回来?”
长船清光似乎被问住了,良久,才吐出一个字。
“……会。
“可是这样辛迪好像又会崩溃了?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啦……”
“这跟他师弟有什么关系啊!”
“辛迪写过一首诗来着,好像是什么三千世界鸦杀尽与君共寝到天明……”
“等一下!”独孤左思满脸懵逼,“这是你们长洲扛把子写的诗???”
“后两句我更没眼看……你还是自己查查去吧……后世人做的动漫也不是完全不能信啦,其实某些也挺有道理的……你不是总是在店里放那几首歌么。”
“……你们霓虹人真厉害。”
今天的独孤左思,三观似乎被刷新了一次。
――――――――――――――――――
写在后面的废话
我已经很努力的欢脱回来了xxx附醉时歌全文:
酒满金杯泛绿波,主人半醉朱颜酡。
请君且就坐,听我醉时歌:
人生天地间,一苇浮江河。
富贵与功名,倏然浮云过。
床头有酒且须斟,囊裏无钱不用寻。
钱多自古坏名节,酒量何妨江海深。
刘伶好酒称世贤,李白骑鲸飞上天。
石崇、元载极奢侈,至今千载遗腥膻。
劝君满饮不须辞,万事由天莫怨咨。
蛟龙变化非无日,鸿鹄翱翔自有时。
醉时歌,歌有节,酒阑客散我还醒,却上高楼对明月。

我已经很尽力的写左思那种小迷妹心态啦!
重逢什么的真的不会写啊qwqqqq
左思这个角色刚开始确实是照着我自己写的,然而写着写着就不是了……现在她已经有独立的人格啦!
刀和刀之间都有很深厚的革命友谊x
本更BGM―L or R
我发现所有过渡章朝代们出场都好少……寒假进大副本就有花式乱炖啦!
想了想还是决定往群里放一份,我又埋了好多回忆录里的谜团,我觉得我好棒棒。

评论(1)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