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缘木求鱼番外 独孤左思的回忆录


1
我忘记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有意识的了。
只记得……那时候,他在对我笑。
后来我看着他娶妻生子,走向自己的辉煌,然后……死。
我只是一把剑而已,但我还是恨自己。
恨自己的怯懦。
如果我当时能勇敢一点……他就不用死了吧?我完全可以替他去死,然后他可以去隐居?多好的结局。
作为一把剑,我认为我没尽到保护主人的责任,遂悲愤的进山修行。

2
这种颓废日常并没有持续多久。
有天晚上我梦见一个特别漂亮的大姐姐站在我面前不停叨逼叨,说一句敲我一下,说一句敲我一下。
内容不外乎什么“历史的既定轨迹是不会改变的”“人妖殊途你和你主人是不可能的”“你这把剑怎么这么榆木脑袋能不能放下执念别老想着阻止我”“你明也吃枣药丸你就别伤心了”之类的。
然后我后知后觉的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爱上廷益了?”
她那个眼神……就跟看智障一样。
对,这个特别漂亮还喜欢叨逼叨的大姐姐就是历史女神。
我知道你们觉得我中二,别逗了一五百年的老妖精怎么可能中二……
这就是事实,历史女神托梦把我从郁闷里叫醒了。
或者说,敲醒了。
疼。
委屈。

3
到后来还是到西湖边上开客栈去了。
隔一段时间历史女神就过来在我面前叨逼叨,虽然她放弃了敲我。
理由是地府太无聊阎王老糊涂了她需要找乐子。
我呸,你要真无聊我还缺个店员呢你怎么不来端盘子啊???
她诡异一笑,然后依然隔一段时间就来我梦里叨逼叨。
后来?后来戎克船就到我店里来当店员了啊。
……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她神挺不错的。

4
我最开始也是个五讲四美的老板。
从来都不使青蚨钱。
那个时候可能是我最正常的时候……虽然店名从一开始就不正常。
缘木求鱼,书上随便翻来的。
通俗来讲,就是上树找鱼。
迷。

5
后来历史女神跟我说,阎王要查她水表不能老找我聊天了。
……明明是你自己一个人在叨逼叨啊小姐姐???
但是她给我留下一张符咒,让我好好修炼,争取把那群我觉得不该死的人全搞回来。
我满脸懵逼,问她阎王不是要查她水表吗怎么还要违规把这么重要一张符咒给我。
然后她告诉我……因为这个世道越来越乱,某些上辈子特别厉害的人找不着合适的投胎地点,就只能奖励他们成仙。但是,天庭又不给批位置,就只能勉强在人间搞搞事情。
我想把符纸糊她脸上。
后来想了想,没准能把廷益召唤回来?
那就过段时间再糊?
过段时间再糊。

6
她走之前跟我说这个帝国有个意识体,而且每个政权都有,希望我去找那个意识体聊聊。
因为她的工作时间全拿来跟我聊天了没去给那个意识体托梦,所以……
“所以我就得把你的工作做掉是吧?”
“对对对就这个意思!谢谢!”
我还是想把符纸糊她脸上。

7
说起来这个意识体还挺有意思的。
……至少长得还不错。
但是问题在于,什么朝代有天命你没几百年好活了之类的……他都知道。
“她可能是把你涮了。”朱昭奕一脸诚恳的对我说。
当时大概是嘉靖年间,他还精神的很。
“我?至少得看看下个朝代长什么样啊,”他笑,“我才不会等国君一死就自己寻死呢……再说,我也不会现在就死啊。死亡计划再过几年也不迟啊。”
我真不知道有这么看的开的意识体。
“天命嘛。我会死,下一任也会死……除了你们妖和那群神仙,全都会死。而且我可以肯定,下一任一定死的比我惨。就算是他自己计划的,他也不会满意。”
还意外的有点……小孩子心性?
总之,他可算是一语成谶了。

8
再见面的时候他已经虚弱至极了。
朱昭奕靠着树,几乎是瘫在那里。一截白绫还挂在树枝上。
他勉强撑起一抹笑,招手让我过去。
“我的时候快到了……但那个大顺,不会是这河山的下一任主人……我还要等。”他咳嗽起来,好一阵才停住。“我大概不会有力气和下一个朝代说话了,你……到时候一定得过来,告诉他我之前说的话……他的死法,一定不会让他满意。”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每个朝代都有预见力,分长短罢了。而朱昭奕,是看的最远的一个。
副作用是他永远不知道他的下一任刚上任的时候会做什么。
这或许对他而言是好事吧。
最后他交给我一把雕花的匕首。
“一定要用这把匕首解决他的性命。佩刀不好藏……还是让我把它带走吧。记住……一定要把这把匕首插进他的心脏。至于是谁动手,那就不重要了……”
他又咳嗽起来。
我咬着下唇,呼出一口气。
“等我修炼好……一定要让你不再作为一个国家,自由的活着。”
他扯出一抹笑。
“那我记住了。”

9
朱昭奕强撑着站起来,手哆嗦着抓住佩刀的刀柄。
“你已经是前朝了。”爱新觉罗氏的意识体傲慢的笑着,拔出他自己的佩剑向朱昭奕的心口刺去。
朱昭奕在笑。
欣慰的笑,像是……一个疲惫的人,终于有机会休息了那样。
瞬间,他像很多个前朝一样,虚化,灰飞烟灭。
我不得不说,那是我见过最奇异的景象。
气流把那个鞑子和他带的侍卫冲的连退好几步,朱昭奕的身体刹那间破碎成许多细小的尘土,每个细小的颗粒都放出一种极为柔和的光芒。
那天晚上,夜空中的星辰似乎比往常更亮些。

10
好吧……那个鞑子可能觉得我是智障。
我说完之后,他还笑。
要不是看他旁边有人我早把他扔出去了!
他觉得我危言耸听应该不是我看起来就是个少女的锅。
……就算是吧!
我从袖子里抽出匕首的时候那群小侍卫也开始笑了,可能他们觉得我是要刺杀他们的意识体――而他们知道意识体是无法被杀死的。
“等到你死的那天,估计会求我把这把匕首给你!你永远不会得到一个好结局……像朱昭奕一样好的结局!”
“你居然管这叫好……”
我没听他说完话就把匕首收回袖子里在他们面前神行走了。
爽!

11
我没想到他要做的那么绝。
虽然历史大姐姐已经提前告诉我会有这场浩劫了……但我没想象到清兵和汉民之间会有这么剧烈的冲突。
这可能就是民族魂。
听闻朝廷颁布了一个什么“十从十不从”……他们大概是不会来找我的麻烦了,能不回山里就不回吧。
可我忘了戎克船是个男孩子……
那天一群官兵冲到店里,一看就是要来搞事情。
我冷静的坐着喝茶,换而言之,发呆。
真的不是为了蓄力拍桌子骂人。不是。
……等那群官兵不耐烦了,他们也正好倒了。
这个时候,戎克船才从后厨晃出来。
“可以啊你,蒙汗药?迷魂香?这茶是解药吧?”
“茶倒真是解药,不过嘛……店里刚才点的香不是普通的迷魂香,是延时春药。
现在想想,我那时候也够损的。
“那个……船啊你把这群人扔外边去吧……一群大老爷们在我店里发情实在是有碍观瞻。”
后面的事情我不是很想描述。

12
后来……还是乱。
只能回山里。
戎克船说要带我去见个叫楚茨的前辈,说是前辈,其实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中二少年还是真.神仙。
更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中二期……或者飞升成仙。
这个中二少年……对不起,唐朝老前辈,热爱吹李玄同。
实力唐吹。
坚信李玄同没挂。
历史大姐怎么没来敲敲他?!
“因为他没郁闷啊。”历史大姐满脸微笑再次出现在我梦里。
……我能骂神吗。
“你不是被阎王查水表了吗?!”我气急败坏的冲她喊。
“哦对了,以后会有一场巨――大的浩劫,而我的身份肯定没法去跟那时候的意识体肛道理,还是你去比较好……别一上来就说你是妖啊估计会被怼,还有,我建议你在下一次改朝换代的时候抓紧下个结界把你家廷益的祠堂啊坟啥的统统保护起来,不然就来不及了……完了到点儿了阎王要查岗了再见啊小妹妹!”
无力吐槽。想打神。
我不知道她怎么能看的那么远……但她算错了一点,我即使下了结界也没用。
因为那个结界是她不得不亲手破除的。

13
扯远了,那都是后话。我呢,从此开始了待在楚茨府里的喝茶日常。
整天除了喝茶就是修炼,再就是看书。
整天翻唐朝流传下来的古书。
楚茨是唐朝人,他们那时候盛行“茗战”,通俗来讲,就是斗茶。
我是南方剑,茶艺还是懂的。
……但这不是他成天拉着我斗茶的理由!
虽然我挺喜欢喝茶的……
不斗茶就听他吹李玄同,一问,厉害了,他安史之乱后就进了山,此后的事完全没经历过,但开元盛世之类的他记得特别清楚。
听说李玄同在世的时候他们俩关系可好了……而且李玄同的茶艺特别烂。
但是比较迷的一件事情,就是我练成召唤术之后召出来的唐宋二人也特别喜欢斗茶,李玄同怎么斗怎么赢。
伤心的赵临安就去找楚茨斗,找优越感。
对,找优越感。
按理来说在地府这群意识体都是封印状态,根本练不了茶艺。
……茶艺特别烂?特别烂?
楚茨跟我斗茶的时候他赢多输少,赵临安和楚茨斗又是赵临安赢多输少,赵临安和李玄同斗嘛……从来没赢过。
难不成楚茨和李玄同还能死摁着楚茨擅长的那一种茶拼命斗?搞不懂。

14
有的时候也和戎克船聊天,有一天聊着聊着突然就出大事儿了。
当时我跟他捋值得召唤的人来着,捋着捋着发现出错了。
我自从拿到那张符咒,就坚持每次和自己的朋友见最后一面的时候告诉他们别忙着投胎,等我修炼成功把他们召唤出来。
不然阎王笔一挥孟婆汤一灌胎一投,那还不全完。
而且我对他们的功绩也不是……十分的有信心。
不见得就能被阎王安排到等待召唤那一排里去。
果然,出纰漏了。
杨嗣昌……这个人几十年音信全无,虽然后来还是有踪迹了,但估计他已经把我忘了。
我当时盯着匾后面那个数心里发慌整天就是往朱昭奕那跑……就把通知他别投胎的事忘了。
……祈祷阎王能把他留下吧。

14
我没想到会这么快。
也可能是几百年过去,我对时间已经没了清楚的观念了的缘故。
朱昭奕预言的那天终究是快到了。
我盯着已经取下来的牌匾,上面的数字还在不停跳动着。
往前跳几下,再往后跳几下。
但是总体来讲,数字还是在不停下降。
又到乱世了。
戎克船带着所有东西先回山里了,店里只剩下这块匾和我的箱子。
我拉开匾背后的活板……匕首还在。
它要是不见了才奇怪。
我抱着匾,神行走了。
爱新觉罗.恒敏早就被那个老妖婆软禁了。
他其实也挺可怜的。
我去找过他几次,刚开始他还能苦笑着问我他有什么办法。后来……就陷入了极度虚弱的境地。
他本不该这么快就变得如此虚弱。
大烟……都是大烟!要不是大烟,那个曾经傲慢张扬的爱新觉罗恒敏也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看着爱新觉罗恒敏瘫在榻上手握烟枪的样子,朱昭奕的预言肯定是要成真了。
我把匾凑到爱新觉罗恒敏面前。
“你记得我的店叫什么名字吗?缘木求鱼……你现在这样,吸大烟,签条约,给太后修圆明园――这样还想延长统治时间,分明就是缘木求鱼!你看看这匾的背面!你知道这是什么――这是你还剩下的时间!”
“你以为我想签那些条约么?”他双眼无神直盯着天花板,“那大烟也不是我想要沾的……只是,我被软禁在这里,书么,是没得看的。他们又日日送大烟来,不知怎么,本来不想吸却尝了第一口……后来便戒不了了……”
“你是意识体!你即便不想――你的人民若是都染上烟瘾,你也免不了!这台腐朽的国家机器该瓦解了,而你,作为当朝意识体,可以策划一下自己高贵的死亡。”
我当时的语气一定是充满嘲讽的――但他只是瘫在那里毫无反应。
我差点抽他一巴掌,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虽然没成功。
“结界?!”
“我哪也去不了。”他抬手比划,“闭关锁国――会在意识体周围生成结界。本来意识体是可以带着这个结界到处走的……但我的结界可能是太强了吧,倒是把我自己给困住了。”他苦笑,笑出两行泪来。“你也觉得很可笑吧?没关系,它也快消失了,我也快消失了……朱昭奕!他说的,真没错啊……”
我没想到他记那句话记了这么久。
“……艾里?艾里你出来吧,是左思……而且,也是时候让你离开了……我无非是拖累你。”
屏风后走出来一个妖,艾里――不知是什么成精,也不知道是何时成精,但他确实是妖。
艾里说他也没有陪着清哥走到最后的打算……他想去守国门,尽力再让大清多存活一段时间。
我沉默着看艾里离开,整个房间就只剩我和爱新觉罗恒敏两个非人生物。
“你刚才说……策划死亡?”他仍是一副毫无生气的样子。
“没错,策划死亡。每个朝代都有权力选择自己死亡的方式――和末代国君一起死,采用与末代国君相同的方式死或者在感觉自己的时间快到了的时候自杀,再或者撞下一任的刀口枪口,或者――用前朝留下的一件存有他意志的武器结果自己的生命。当然如果有连解决几个朝代的圣器存在,应该也能生效。你们朝代可不好死――必须到该死的时候并且一心求死再借助外力才能成功弄死自己。想着自己要死也只能达成最简单的死法,自然死。朱昭奕选的是撞你的刀口。”
“照这么说……只有等死不疼?”
“我以为你早就麻木了,结果你还是这么怯懦?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等待,等政权被推翻,等所有的人都忘记你,然后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虚化。只可惜我没法完成朱昭奕的遗愿了。”
“不,我想选最疼的死法。我早就被大烟麻醉了,我需要疼痛感证明我还活着――曾经活着。只可惜我没有朱昭奕的勇气和体力硬撑着去撞刀口了。”
“你知道?”
“他那么虚弱,哪里像是要顽抗的样子?他估计也看到了大顺的意识体――主人都攻到紫禁城了,他还是个小团子,他注定只能长那么大,我才是天命所归……好吧,现在看起来,我也不是那么幸运。”
“好吧。那――你再考虑一下吧。”
“你这就要走?”
“倭子要打过来了,我的很多朋友马上就要死了。但我还是要去帮帮她们。我会在你受不了这种煎熬的时候回来按你的意愿让你死的。”
他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好啊,那你最好快点,别让我等太久。我已经受不了了。”
我没管他,神行走了。

15
甲午海战之前我去跟舰娘朋友们告别,她们似乎都预见到了自己的命运。
“即使被击沉,也不能辜负众位将士和大清。”致远这么对我说。
如果这就是你们的选择的话。

16
甲午海战我在现场。
我隐身藏在舰队里,暗中用妖术帮助他们。我不敢贸然现身……只能在暗处帮他们。
即使这支军队是清军。
毕竟,这山河社稷还是大明将士曾经守卫过的山河社稷,这人民还是明朝人留下的种。
无论江山易主多少次,这里依旧是华夏。
是华夏,就值得所有华夏儿女去守卫。
即使我是妖。
即使知道这一仗打不赢。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廷益,你会支持我吧?
你应该在九泉之下笑得很开心吧?
我是你的剑……一直都是。
我想,如果是你,也会这么做的。
当初没能救你,我……我还可以把自己活成你。

17
爱新觉罗恒敏说他看到了全过程,我怀疑历史女神给他开了挂。
但是他描述的真的很真实……还提到了那个日本的意识体站在吉野上。
带着意识体出来打仗,他们肯定有备而来。
结界快撑不住了,爱新觉罗恒敏也撑不住了。
他最后决定就用那把匕首解决自己的生命。
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的红衣大炮,但他确实倚着它坐着。
“至少要坐着死……朱昭奕可是站着死的。本来想怎么着也得比他死的壮烈……现在?不太可能了。
“这门炮从入关陪着我到现在,如今也已经不能用了。就让我把它带走吧。还要麻烦你把那把匕首插进我的心脏……我已经没力气了。”
我点点头,把匕首的尖对准他心脏的位置。
“记住,我还会把你们都召唤回来的,等着我。还有什么遗言吗?”
他闭上眼,无力地笑了笑。
“谢谢。”
我握紧匕首柄,往前猛地一捅。
他和那门红衣大炮一起虚化,消失。
他带着他的荣耀走了。
大概是朱昭奕死时已经到了他所能承受压力临界点吧……所以才像爆炸一样。
普通的朝代死亡不过是虚化,消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也不知道有多疼,不知道爱新觉罗恒敏找回他想要找的那种活着的感觉没有。
结束了。

18
民/国时期我搬到了南京,开茶馆。结识了很多有志青年……和地痞无赖。
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牌匾背后的数字,一开始就不怎么大。
后来南京国/民/政/府倒台了。
“我不想跟他们一起到台湾去。”孙景成看起来并没有亡国相,“我知道我还有精力,我还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但是历史女神告诉我她是无法改变的,所以,我要选择自己放弃自己。而且……我也不喜欢拖着虚弱的身体苟且偷生。听说你有一把古匕?我愿意用自己饲它……让它成为圣器。”
“要三个朝代呢……”
“没关系,我可以做第二个――说句恶毒的话吧,我还真不怎么希望下一任能活多久。单纯的仇恨。不为什么。”
这很正常。新旧朝代少有关系好的。
但我现在还是想吐槽一句,历史大姐那时候明明都对工作重新起了兴趣我为什么还要帮她干活……
民/国死的很简单,很平淡。甚至……死的很幸福。
“还有遗言吗?”
他突然笑了――似乎很快乐。
“谢谢――让我再看一眼这个世界吧,我不想闭着眼死。”
“你为什么要长这么高……”我把匕首插进他心脏的时候,莫名吐出这样一句话。
他似乎被逗乐了,“不知道。再见――我等你……”
话没说完,他就消失了。
好吧,至少还能再说半句话才死。
比你的前一任好多了。

19
我真的不喜欢这个混蛋的朝代。
他可走了不少弯路――这是必然的。
某天晚上,本来因战争而隐居并且不想很快出山的我突然想起历史女神撂下的那句话,神行到廷益的祠堂和墓下了个结界。
……下了好几十层结界。
然后才放心的回山。
那天晚上,一向热爱叨逼叨的历史女神在我梦里只是哭,然后不停地说对不起。
也不知道为什么……
第二天,我突然感到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瘫在地上,动也动不了。
四肢百骸都要碎裂一般的痛,同时还伴随着妖力透支的绝望。
我知道――结界没了。
历史女神干的,她不得不这样。
历史的轨迹……不会被改变。
即使她认识我,对我印象还不错。
我强撑着站起身取出牌匾,看着背后的数字,又拉开活板确定匕首在那里。
我记得我当时在笑,笑的癫狂。
一边笑,一边流泪。
你毁了廷益的墓,不出几年你就要自己结果自己!
这把匕首变成圣器的那一刻――会提前到来!
我记得很清楚,我当时只有一中感觉,那就是恨。
我抱着匾,先神行到廷益的墓附近――果然,满目疮痍。
我去你们妈的!
我一边哭一遍喊。
我要让你们全都给我的廷益陪葬!即使我要死……我也要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你们毁了他身后清净,我要让你们一辈子,一辈子都活在后悔和痛苦里!
没人能听见我的话。
我站在夜色里,那些话回荡在空中。
没人应答,也不需要应答。
我恨你们,你们所有人。

20
我去找共和。
共和试图用他那些“牛鬼蛇神”理论说服我。
“你折断了自己民族的脊梁!你一定会后悔你现在的决定的!”
我当时应该看起来很可怕,共和脸上的表情好像我疯了一样。
“你这样是反/革/命的……阶/级/斗/争比什么都重要……封/建/社/会的牛/鬼/蛇/神一定要扫除干净……”
还没我腰高的小正太一本正经地说教,我拼命忍住踹他的冲动。
我当时随手一指,用妖力隔空击碎了一个花瓶。
共和吓呆了,结结巴巴的试图继续自己的一套理论。
我当时面无表情,把匾拿给他看。
“缘木求鱼,这个词出自你所谓的封建糟粕。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是什么吗?就是缘木求鱼!你想巩固政权,却乱搞阶/级/斗/争――努力的方向不对,一定收不到成果。再看看这个数字吧,你只有这么几年好活了。等到这个数字归零,你就要用这把匕首结束自己的生命。”
我把匾背面的活板拉开给他看,他还是满脸不信,但似乎已经开始有点动摇了。
“我建议你不要继续下去――当然,如果你愿意这么做,请允许我在几年后把你带到廷益的坟前再结果你的性命。你那时大概会像你的前辈们一样,急于求死……记住我的话。”
我没看他接下来的反应,就神行走了。
这场浩劫还是轰轰烈烈地进行了很多年,我隔一段时间就要擦擦匕首。
马上就要归零了。

21
可事情突然有了转机――一向一路往下跳的数字,突然往回跳了。
看看他能不能翻天吧。

22
新时代果然是新时代,他还是很会改变的。
结束了。
十年浩劫,结束了。
有趣的是,那一天,本该是共和的死期。
我神行过去找他,他确实很后悔,还重修了廷益的墓。
可那墓――已经是七座坟冢合在一起的墓了。
换而言之,我的廷益……很可能在那场浩劫中,尸骨无存。
但我还是跪在坟前待了一晚上,直到楚茨和戎克船把虚脱的我带回山里。
我当时好像对着那座坟说了很多话,就好像廷益站在我面前一样。
又哭又笑……把自己都累瘫了。

22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我现在已经不再看那个数字了,太平盛世应该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我当然还是爱着廷益的,但他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我不愿意做董夫人的替代品,如果廷益爱董夫人,那我拼死也要把她召唤回来。
……虽然历史大姐又到我梦里一边敲我一边埋怨我作贱自己。
希望缘木求鱼里的所有人都能这么永远永远幸福生活下去。
长船还是说我傻,可换了她嘛……她说她和我的选择会是一样的。
我们刀剑可能都有这样的忠犬属性吧?

――――――――――――――――
写在最后
我跟你们说我真的要虚!脱!了!
码了一下午字!
累瘫!
是的,独孤左思依然爱着廷益,但他们之间不会发生任何爱情故事。
只是一把剑和她的主人之间的那种感情,左思会一直祝福廷益和董夫人的。
……大拇指好累qwq我需要抱抱

评论(9)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