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缘木求鱼 (8) 南宋法医和英国侦探的搞事生活(6)

缘木求鱼前文戳头或tag 谁让你上树找鱼了
头骨组前文戳头或cptag 头骨组
回到欢脱文风!
作者的检讨:序章因为不小心玩儿脱了结果搞得以自己的oc为中心忽略了男神们……我的锅qwq
感谢你们陪独孤左思走过不存在大纲的智障时期(鞠躬
我还是不肯放弃联动设定啊哈哈哈!但是小伙伴们需要注意的一点是这里的惠父是正史设定!也就是说头骨组那边可能是傲娇慈性格也可能是正史慈性格在缘木求鱼里只会是正史性格――
说起来惠父的粮好难找啊,气。
本期bgm:大宋药柜
――――――――――――――――
“算了吧!算了吧!草草草草结案吧!你破案受到朝廷的褒奖无辜的人却要付出性命!你说!你不是凶手谁!是!凶!手!”
rap宋慈的怒吼(?)回荡在店里。
“宋哥我对不起你……可能是我召唤的方式不对一直出不来宋朝人……当然我非常怀疑是阎王的锅。”
赵临安叹了口气,回去跟李玄同斗茶了。

今天即使对于缘木求鱼来说也是不寻常的一天。
刘轩抱着一堆衣服气急败坏地冲下楼梯,“嬴武我待会儿再跟你打!让我给司马秀套上衣服再说!”
“我能收回我之前说的那句话吗?”卵子稍微往戎克船旁边靠了靠。
“不能。”戎克船颇为无奈的注视着司马.小仙女.裸奔狂人.秀,头顶的黑线快能下一锅面条了。
下一秒,司马秀打开了手里的一个小纸包。
“船er我箱子的钥匙呢!”独孤左思满脸惊恐的从柜台里翻出来,“刚才它还在柜台上现在不见了!”
(半裸的)司马秀依然在满店乱窜,一把钥匙冷静的掉到了地上。
左思面无表情的掏出手机。
“……喂?阿共啊?麻烦帮我联系一家医生不会瞎问的医院,你司马前辈需要洗胃!”
“老板娘你不能这么坑我啊!我又不是召唤兽!……说起来司马前辈他干什么了啊!!!”
“他把粉笔灰当五石散吞了!现在正吐白沫呢!”
“朝代又死不了……过会儿就好了吧?”
“……不一定,反正他以前没吃过粉笔灰。”
最后左思磨破嘴皮子让日不落英开了个移空门并成功把司马秀转移到据说是知道阿共底细的一家医院,阿共正好等在移空门的另一头。
“……您是我亲姐姐,以后能别往小纸包里包粉笔灰吗?”
阿共苦着一张脸心疼自己的零花钱。
“你的意思是我得往里包真五石散?”
“……当我没说。”
负责诊断的医生年龄也不怎么大,把司马秀送去洗胃之后转头看着左思问道:“旁边那位奇异博士啊?”
“不,是暗影猎手。”独孤左思一本正经的回答他。
阿共以头抢墙。

“来来来老板娘你看这个。”阿共指着手机屏幕,“我现在不得不相信阎王老糊涂这个设定了。”
屏幕上是一条推文,内容只有一个单词:Meow。
配图是一只脸稍微有点长的黑猫。
再看看评论――
Sherlock Holms:SONG!!!DELETE IT!!!
Mycroft Holmes:Cute.
“我觉得没哪个正常的外国父母会给儿子取名叫歌曲。”阿共眨巴着无辜的大眼睛说。
“这就是你有推特帐号的理由?”
“……来老板娘我们再看一下他的博客。”
满屏的洗冤集录翻译以及南宋社会分析。
“没准是哪个在海外的宋家后人呢?”
“你看看这个!”
阿共打开一个word文档,里面全是某度贴吧,某乎,某涯论坛里的撕逼记录。
“你看出来有什么相同点了吗?”
“……都关于宋慈?”
“对!”阿共兴奋的把文档滑到最后一页,“你再看看这些数据!他的全部搜索记录!我们可以发现……他在查找宋慈死后的南宋历史,尝试在英国参加高考继续进修,最重要的是――他还是福尔摩斯的朋友!”
“前面还可以理解,最后一条是什么鬼?”
“所以你看看这些媒体报道!估计他觉得英国没人会认得他干脆连化名都不用了!还有这张照片――”
长脸侦探旁边站着军医和……一个身着汉服头顶发髻的男人?
“没有哪个智商正常的人会天天穿着汉服在二十一世纪的不列颠晃荡的!而且这明显是宋朝的型制嘛――”
阿共一脸“我最棒夸我夸我快夸我”的表情,完全忘记自己面前的老板娘几乎天天穿着明袄晃来晃去。
“……人!我说人!你是妖!前辈们是意识体!”
“赵临安――”
听到召唤的赵临安蹿过来,看了一眼屏幕。
“肯定是他,没错。”赵临安一脸笃定。
“那就让日不落英搞个移空门吧!”阿共兴高采烈的说。
“我还没答应呢。”旁边的维克托黑着一张脸,咬牙切齿。

最后移空门还是开开了。
就是出来的人嘛……似乎有点多。
除了宋慈,还有华生、夏洛克、小玫瑰、大英政府和苏格兰场探长。
阿共死目。
华生和探长带着小玫瑰坐到预留桌旁和其他人聊天,宋慈夏洛克麦哥去和赵临安和阿共讨论宋慈的归属【???】问题。
“来Rosie!我教你念句诗!苟――”卵子张口要膜。
“――富贵无相忘!”戎克船微笑着强行打断。
罗斯曼特.未来的世界巅峰.华生并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在这里我们要鸣谢一下(被迫)任劳任怨施展魔法的日不落英。
虽然他瞎几把给人套翻译咒的原因是他拒绝当免费翻译。

“宋在英国还有大学没上完。”夏洛克试图留下自家的法医,“而且他和我一样,不办案子会憋疯的。”
“中/国也有案子,而且我觉得惠父愿意回国发展――”赵临安也一本正经,“毕竟这里才是他熟悉的地方。”
“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共和和大宋是肯定有很大区别的――还有,你们能保证不拿他当小动物做实验?”
阿共和麦哥的谈论还算温和,两人决定把宋慈的身份证国籍改回来并配发护照。
“……当然能,我们这边也不是很敢拿他做实验。”旁听的独孤左思突然插话,“而且他本来就该是我召唤出来的――可惜阎王老糊涂了看见白光就瞎推人,结果把他推进了刚发生完小型爆炸的实验室。”左思摊手。
夏洛克依然试图挽留,“……我已经把验尸相关知识强行忘干净了!”
“怎么可能?”赵临安表示呵呵。
“总之我不会让他就这么回国的――”
“……不你可能理解错了,谁跟你说他要在这边待着了?”阿共一脸看智障的表情,“你以为我们的移空门是一次性的吗?”
夏洛克一时语塞。
“那就这么定了吧!”赵临安微笑,“惠父你在这家店里挂个名,我们给你留个屋子。没案子的时候就回来住会儿,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在英国长待。等到你的朋友们去世了就回来――然后我们再麻烦一下左思。剩下的事情我会再给你解释……嗯,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答应回来了?”
“是。敢问阁下是……?”
“我吗?

“你的母朝。”

“好了!”阿共站起身,“你们也别忙着回去啦,我们这客房管够……要不要留下来吃个晚饭顺便在这玩两天?”
“我和雷斯垂德探长没法待了,不过晚饭还是可以的。啊,你们这有蛋糕吗?”

“苟……”
“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卵子和戎克船依旧在无休止的教Rosie说【mo】话【ha】,到最后小Rosie也确实学会了说“苟”字。至于华生和探长?他们俩在很愉快的和一群朝代交谈。

最后的结果就是麦雷二人吃完晚饭就跑路,剩下的人还要在店里待大概半周。
下午,店里部分人浩浩荡荡的冲向超市选购火锅食材。
元哥盯着牛羊肉片柜两眼放光,妹子们快速冲向丸子区。廷益带着夫人去选购蔬菜,至于葡明唐宋和楚茨……陪着221B的客人到处晃悠。
“我说,这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推着购物车的长船面露难色,“元哥那还有肉片呢,大部队那还有海鲜呢……”
“你以为我们就吃这一次火锅吗?”卵子满脸滑稽。
“……你们天朝人赢了。”

廷益和夫人并没有一口气选购过多的食材,不过魔芋丝和宽粉似乎多了些。
“左思那丫头好像挺喜欢吃这个的……大概挺好吃的?也不怕坏。”
“也是。”
“夫人你还要吃什么?似乎还有点不太够?”
“不必了,其他人也会买不少东西的吧?”
“嗯,那就走吧。”

大部队远没有这么和平。
“多买点虾好了,可以做虾滑。”在现代吃过一次火锅的葡萄说道,“挺好吃的。”
“我看没必要,不如买两条鱼涮鱼片吃。”朱昭奕摇头。
赵临安和宋慈的关注点根本就没在火锅上,宋慈饶有兴趣的询问缘木求鱼的具体设定,赵临安则一直在吹他,把宋慈都吹得不好意思了。
唐哥和楚茨尽职尽责的给福华二人解释“火锅”究竟是什么,时而给葡明提点意见。

付账的时候就有点悲伤了。
“少十块钱……”独孤左思哭丧着脸。
“我这还有点零钱……下次不要这么马虎了。”廷益掏出十几块钱,顺手揉了一下左思的头。
“好好好!”得救的独孤左思疯狂点头,依旧沉浸在被廷益摸头的愉悦中。

评论(1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