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好好的夫人怎么就成了官人呢(1)

官配abo!
天乾――a 泽兑――b 地坤――o 雨露期――发情期的设定是从某篇基三abo里拿出来的orz
成天瞎摸鱼就是不知道填坑xxx
其实是有一点点私设的并不是正统ABO……
可能。嗯。需要分一下级……

宋慈自从知道这个世界有天乾和地坤的存在之后就无时无刻不在祈祷自己是个普通泽兑――泽兑好啊,泽兑不用在乎雨露期更不会在工作的时候出现很尴尬的情况啊。
事实上,同窗都觉得他是最不可能不是泽兑的人――宋慈要是个天乾,那可真是糟蹋了嫁给他的地坤了。这么个x冷淡不是泽兑?骗鬼呢?
你问我为什么他不能是地坤?这个时代嘛……一般情况下地坤都是女性,天乾都是男性。女天乾和男地坤少之又少。
话又说回来,一百个人里俩人的几率,确实怎么看都摊不到宋慈身上去……

呸。
宋慈崩溃的缩在被子里发抖,满屋弥漫着酒香。
……泽兑绝对闻不到的那种酒香。
以前一切的祈祷都落了空,他不仅确确实实不是个泽兑,还是个地坤。
找遍全国都不一定能找出几个来的男地坤。
刚分化的时候,崩溃的宋慈差点去找他孟贤弟提亲――后来被脑补过度的自己给否决了。
大不了一辈子用抑制剂嘛,宋慈这么想。
既然决定要用抑制剂,就要时刻准备着面对抑制剂用完的情况。宋慈因为不小心忘记买抑制剂被迫自己撑过雨露期不是一次两次了――事实上,他也不是很想随便找个天乾标记自己。
宋慈缩在被子里试图忽略自己信息素的味道,难受得快哭出来了。
雨露期对一个x冷淡来讲真的很可怕好吗?!
噢,人生一片灰暗。自己的那门亲事也不知道推掉没有等孟贤弟在梅城活过三集我就去找他提亲算了谁要管丢不丢脸啊实在是太难受了……

等他撑过这次雨露期,惊悚的事情来了。
跟自己定亲的那个姑娘也分化了。
而且好死不死的,是个天乾。
宋慈似乎听到了自己三观破碎的声音。
好好的夫人怎么就成了官人呢?!

惊恐过度的宋慈差点逃婚,但不幸的是,他的婚期正好卡着下次雨露期的日子。
娘您不能坑儿子啊!宋慈的内心尖叫着,并试图一把火烧了嫁衣。
那是一套货真价实的新娘装束……
虽然后来确认是送错衣服了,但是他十分怀疑自己听到那个来送衣服的仆役嘀咕了一句“一个地坤挑什么挑……”
宋慈非常想嘴炮回去,但他必须保持微笑。
未来的夫人要是个泼妇我就休了她!……不对,好像是她休我……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女天乾是按地坤养的。
宋慈不是很想回忆一个地坤忍着雨露期那种x火焚身的感觉指挥天乾x自己的经历。
不知道为什么,玉贞死活都不标记宋慈,宋慈也不方便自己主动要求对方。这实在是太羞耻了――当然宋慈也很怀疑他家的天乾根本就不会具体操作。

孟贤弟到底是没活过三集,宋慈最后还是接手了他贤弟没办完的案子――顺便带上了一个前捕头和前任梅城知县的闺女。
竹英姑,一个倒霉催的地坤。刚分化就死了爹,还不会搞抑制剂。每个月都是自己撑过去,那个泽兑捕头也帮不上什么忙。
虽然这个捕头要是天乾事情才会更麻烦……

评论(3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