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龙,巫师和维京人(2)

前文戳头!




5.

他们抵达伯克岛的时候已近黄昏,希卡普的小屋冒出阵阵炊烟。

“哦,不。”希卡普哭丧着脸,“本以为今天晚上可以去大厅吃饭的。”

纽特满脸疑惑的跟着希卡普进屋,并非常愉快的发现桌子上已经摆了烤鱼和肉丸子,旁边还有一大罐牦牛奶。

沃尔卡颇为惊讶的打量着衣着得体过头【维京人标准】的纽特,纽特则拼命思索着古代魔文课有没有一篇课文写过维京人的礼数——这样的神情被希卡普误解成了过于害羞导致的张口结舌,虽然这么猜测纽特也很有道理。最后还是希卡普打破了沉默,“um......纽特,这是我母亲沃尔卡。妈,这是刚才被困在龙群里的神奇动物学家纽特。”

纽特搜肠刮肚才想起来第一节古代魔文课教的几句日常用语——你总不能指望那些高深的如尼文书籍里会有除了咒语和典故之外的东西——可他刚吐出一句“你好”,希卡普就惊讶的喊道:“你会说古语!费舍莱格斯会很开心的!”

“我以为你是酋长所以才会讲英语......?”

“不——我们都是讲通用语的。尽管文字没改,语法已经和通用语一模一样了。”沃尔卡确实说的是英语,不过带一点当地口音。这对纽特来讲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至少他不需要依靠那已经遗忘大半的如尼文来和本地的驯龙师们交流了。

6.

话题最后又转回了晚饭,三人落座。希卡普抓起烤鱼,认命地咬了一口。纽特不是很明白希卡普为什么谈到在家吃饭就如临大敌,毕竟母子俩关系看起来很不错,菜也都很好吃......

纽特一边整理头绪一边沉默地吞咽着,甚至还喝掉了两杯牦牛奶。希卡普的脸色半是惊讶半是一种名为“你到底是不想活了还是压根就不是人”的情绪,甚至还掺杂着一丝崇敬。

“呃......我刚才不小心忽略了谈话吗?”纽特小心翼翼的问道,心底满是惊慌。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一来就惹上酋长他妈我还要不要在这里混了!

“不......我们刚才根本就没有聊天,而且你刚才的表现让我母亲非常开心。”希卡普艰难的回答,“对我们维京人而言,将热情招待照单全收会博得好感。你要陪我去巡飞一圈吗?现在走吧。”

“事实上,我还不是很确定我喜不喜欢坐在龙背上飞行。”纽特低声咕哝了一句,并不在意对方有没有听见。

7.

出了家门希卡普才给纽特解释,他母亲做的肉丸子杀伤力堪比斧子,而那罐牦牛奶——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必定是亚丝翠出品。

“所以,你现在真的没觉得不舒服吗?”

“没有,我觉得你们的传言可能太夸张了吧?至少我觉得那些东西味道都不错......比我们不列颠的东西还要好吃一点。”

从此,希卡普对英格兰的黑暗料理肃然起敬。

“那你真应该尝尝海瑟做的东西!”悍夫纳特和暴芙纳特突然冒了出来,“好吃的让你想连着舌头一起吞下去!”

“so......guys,你们是来加班巡飞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希卡普就已经怀疑自己带了个假脑子,果不其然——

“不,我觉得斯诺特劳特很乐意带着他的女王连飞两天。所以周四的轮班是不是可以也派给他?”

“是‘我们’,bro。”

“当然,不过要去找埃雷特的只有你。”

“可以后占据他房间乱摆死鲨鱼的权利你也有一份!”

希卡普靠在无牙身上扶额。“我已经习惯这一切了,真的。”他抬手拍了拍纽特的肩,“我想你也会很快适应的。”

纽特嘴角抽了抽试图出言反驳,接着就听见希卡普对双胞胎说道:“很不幸,费舍莱格斯已经把他的轮班贡献出来解决斯诺特劳特的面子问题了——他也很想跟海瑟一起整理龙之眼笔记。”

“呃......对不起,但——什么是龙之眼?”

“曾经深埋于海下但给我们提供了很大帮助的东西,”悍夫纳特一脸高深莫测,“同时也曾多次置我们于危难之中——”

“——而且,那又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再见悍夫纳特暴芙纳特!”希卡普当机立断,趁着悍夫纳特沉迷于讲故事把纽特一把拉上龙背。

夜煞的速度是所有龙类里最快的,因此他们逃离‘危险’之后希卡普发现说过自己晕龙的纽特面色苍白。

“非常抱歉,但我们还有一段很惊险的路要走!”

“没关系的......whoa!”

海蚀柱是希卡普最喜欢的一段,因为无牙可以和他一同做出许多高难度飞行动作。

但这是纽特最不喜欢的!

和神奇动物打交道或许包括受伤、被偷猎者打个半死,但绝对不包括骑在巨大的——会喷火的——速度极快的——飞龙上被晃得想吐!

“这真的是巡飞——而不是什么飞行技巧训练吗?”纽特晃得——或许是吓得——死死抱住希卡普,迎着呼啸的寒风吼道。话一出口就被扑面而来的风吹散了,但希卡普也吼着回答他:“真正的飞行训练会比这更爽——!”

这群维京人到底是不是人类?!

8.

两圈低空飞行——包括一圈贴水飞行,这把纽特的衣服都弄湿了,当然希卡普的盔甲是防水的——之后,无牙的高度猛然升高,一直升到了云端。纽特吃惊地发现希卡普的母亲沃尔卡和她的龙云中跃也在飞行。

这可不是散步之类的锻炼,事实上,这比在金库里遛嗅嗅还可怕!有其母必有其子,纽特这样安慰自己。

虽然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安慰,沃尔卡明显把滑翔的龙当成什么体操器械了。

希卡普突然把他那条假腿控制的镫子用一个钩子钩住,无牙的人工尾翼保持着展开状态。

“抓牢龙鞍!”喊出这句话之后,希卡普突然纵身一跃跳了出去。

纽特惊慌的试图去抓希卡普,暗自怀疑他是不是在玩命。沃尔卡在云中跃身上闭目养神,好像刚刚跳下去的那个不是她儿子。

接着,“长着”皮革制成的滑翔翼的希卡普再次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他被上升的气流托回了这个高度。无牙在他下方轰出龙息,他便一次又一次地被气流抬高。

“哦,不。又爽过头了。”希卡普认命地盯着海蚀柱,这次估计又要洗龙口水澡了。

纽特突然本能的操控无牙俯冲,救起希卡普之后又是猛地一个转向绕开海蚀柱。

坐回龙鞍的希卡普收起了自己的‘翅膀’。

“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嗯......呃......大概是我很会跟神奇生物打交道吧......”

“不——你驯龙的天赋都快赶上我了!而且你发现了没有?无牙他很喜欢你。”

希卡普绝对不是在自夸。

不过刚才......似乎跟天赋没太大关系,是纽特自己想去救他。即使纽特知道希卡普可能遇到过这种紧急状况无数次,但他还是本能的驱使无牙让希卡普回到龙鞍上。

“所有动物都挺喜欢我的。”纽特羞赧地笑了一下,岔开话题。“多亏我出门前脱掉了外套还给自己加了个保暖咒,不然待会回去就要受凉了。这是最后一圈了吧?”

希卡普回头看了一眼纽特,他身上的衬衫已经被第二圈扬起的海水浸湿了。虽然看起来很美味希卡普还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当然,我们这就降落。”

——————tbc——————

说好的uu体小段子我也不知道咋就长了x



评论(7)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