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康的打火机

看文只看官配,写文只写迷之拉郎。
万年挖坑不填其实已经重写好多次了……
主大明/欧美,淡漫圈。试图沉迷育婊
新浪微博@独孤左思不作死

炭火

迟到的于谦生贺
去年霍格沃兹那么今年就分歧者好了!然后明年饥饿游戏后年驯龙高手大后年圣杯神器……x
――――――――――――――――
“下一个,于谦。”
于谦起身向测试室走去,脑海中回响着李白在两年前的探亲日时对他说的“廷益你这么聪明,一定能通过测试的!”
通过测试?通过测试指的是什么呢?是指成为博学派吗?还是……去他们所向往的派别呢?
李白是个友好派,当然,出身是博学派。
两年前他和另一个名叫苏轼的学长一同转去了友好派,又像是知道父母不会在探亲日去看他们似的跑了回来。
“测试到底是什么样的?”十四岁的于谦把李白拉到角落问道。
“廷益你这么聪明,一定能通过测试的!”李白单眼眨了一下,“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于谦对负责他的无私派女人点了点头,在椅子上坐好。喝下血清后,他失去了意识。
等他再度睁眼――至少是认为自己睁眼――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空荡的房间里。他努力的回想着血清的成分,想通过背诵那些知识点让自己冷静下来。
“选吧。”一个女人站在房间中心,盯着于谦。
于谦看着奶酪和刀子沉思着。
“选吧。”女人又重复了一遍。
“我不明白……”
“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想明白。”女人冷笑,很快便和奶酪以及刀子消失了。

一条凶恶的狼狗冲了出来,于谦闪躲着后悔自己生物课没好好听过――没错,一个博学派不好好听课。
他使劲摇摇头让杂念消失,脑中突然出现五个字:
这不是真的。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于谦闭上眼,想象着自家金毛巡回犬的模样。再度睁眼时,他发现自己正置身于屋后的草地,手里还有一个飞盘。他一甩飞盘,看着刚才还是狼犬的金毛犬冲了出去。
飞盘这次飞得特别远,以至于于谦有时间打量四周的环境。
几十米外,一个小孩被歹徒劫持,他的父母哀求着。
于谦忘掉了狗和飞盘,猛冲过去。歹徒的脑子可能有点问题,他放开小孩转身和于谦搏斗。
“这样就好了,可以跑了。”
“要把歹徒制服。”
两种念头同时蹿出,于谦的身体服从了后一个。
然后他就失去了意识。

于谦睁开眼,头顶的白炽灯晃得他不能视物。
无私派女人皱着眉,操作着电脑。
她在篡改数据。于谦知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现在听我说。”女人打量了一下四周,贴近他小声说道:“你是一个……一个分歧者。你的结果是无法定义。”她哆嗦起来,“你能认识到那些都不是真的。你的性格是博学派、无私派和无畏派各三分之一。”她脸上的表情愈发严肃,盯着于谦的眼睛,“博学派男孩,跟从自己的内心。”
数据被修改成了“博学派”。

选派大典。
今年正好是博学派主持大典,蓝色的灯光让于谦多多少少感到了一点安心。冗长的讲话结束后,一个又一个十六岁的孩子走上前划破手心,将血滴落到代表不同派别的大碗里。
今年的第一个转派者是和于谦同派的海瑞。他转去了无私派,这引发了一片惊呼。他的母亲似乎昏厥在了自己的椅子上,现场一片慌乱。
博学派和无私派这两年关系日益僵化,海瑞抱歉的最后看了一眼母亲,低下头踏着坚定的步伐进入了无私派人群。
海瑞过去是无私派最最用功的学生,最博学派的孩子竟转去了无私派,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但于谦想,海瑞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属,他的归属又是哪里呢?

骚乱结束后,博学派首领继续宣读着名单。
“于谦。”
于谦在衣服上擦掉手心的汗,走向高台。他领取了自己的刀,首领似乎在对他微笑。
抱歉。
我要让你失望了。
于谦深吸一口气,划破手心,在一片惊呼声中将血滴入了代表无畏派的炭火上。
炭火嘶嘶作响,他的新伙伴们笑闹着对他喊:
“欢迎来到无畏派!”

评论(2)

热度(13)